武穴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查看: 1425|回复: 31

[原创]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第十二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6 11:3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惊蛰时分,再读佳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6 11:37:59 | 显示全部楼层
襄阳《重修诸葛武侯祠记》的作者是广济进士郑杰文、七秩龄童
      据《襄樊隆中志》:明正德二年(公元1507年),明武宗朱厚照批准建庙,并御赐庙额“忠武”。至嘉靖乙酉年(公元1525年),正德六年1511年辛未科二甲第55名进士、海盐人徐咸任襄阳知府,到隆中拜谒诸葛亮故居,看到武侯祠“湫隘倾祀”,“瞩目为之愀然”,遂与监察御史王秀共同发起重修诸葛武侯祠。始于七月朔日,讫于九月晦日。落成有纪,乃以文字属笔于同年进士广济人郑杰。
      郑杰,字伯兴,正德辛未1511年三甲第217名同进士,除扬州推官,历升北吏部文选郎中,拔幽滞、抑侥幸,舆论翕然。言事谪官临卬,单车就道。后迁广西佥事,转南京大理寺丞。
郑杰应属撰《重修诸葛武侯祠记》,出现了首次肯定诸葛亮是“三代之下,一人而已”的碑文,论其“ 人物於三代之下,得出处之正,全忠贞之节,树勋业之大,惟汉忠武侯一人而已”,“ 夫以出处之正,忠贞之节,勋业之大,考诸三代之上可以嗣孔孟而俦伊吕,考诸三代之下,一人而已。苟把典弗称,问以昭先烈而风后人哉。”将诸葛亮的地位抬到很高,直上与孔、孟、伊、吕,于三代以下则无人可比的了。
      近人游襄阳谒隆中的人很多,有些人对郑杰《重修诸葛武侯祠记》可谓达耳熟悉能详的地步,但对其作者就只有猜测了。因为郑杰作《重修诸葛武侯祠记》出了名,多迳称其为“襄阳名士”。其实,他只是当时任襄阳太守海盐人徐咸的同科学友,文章也只是应酬之作。其实,郑杰是湖北广济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6 11: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重修诸葛武侯词记  
                                  明•郑杰
      论人物於三代之下,得出处之正,全忠真之节,树勋业之大,惟汉忠武侯一人而已。侯讳亮,字孔明,姓诸葛氏,忠武其谥也,先琅琊人。当汉末寓居襄阳隆中,结庐高卧,自比管乐时,则曹操、孙权倾汉,刘元德以帝室之胄,志图兴夏,兵踣势岌,叩襄而访士焉。司马徽日:“此间有伏龙、凤雏。”伏龙指侯也。徐庶亦曰:“孔明卧龙,将军可就见不可屈致。”束身三往,始获见焉。密咨大计,欢如鱼水。宋朱子纲目大书曰:刘备见诸葛亮於隆中。此侯出处之大较也。君臣分定、许以驰驱,指顾之间,云从响应,翦荆治蜀,连吴讨曹。鼎足势成,而元德帝矣。及受顾命托孤,奉后主以周旋,鞠躬尽瘁,继之以死。出师二表,可想见其人。朱子纲目复大书曰,汉中王即皇帝位,细书其下,以亮为丞相。又大书丞相武乡侯诸葛亮卒于军,此侯忠贞勋业之大较又如此也。夫以出处之正,忠贞之节,勋业之大,考诸三代之上可以嗣孔孟而俦伊吕,考诸三代之下,一人而已。苟把典弗称,问以昭先烈而风后人哉。
     草庐故址封为藩陵,弘治间,左长史林光请于朝,比晋钜平侯例,命有司春秋二祀,爰辟在旁隙地而立祠焉,湫隘倾圮,知府海盐徐君咸雅慕风烈,尝典祀,瞩目为之愀然。今年已酉(1549年)夏,监察御史东莱王公秀,观察于襄,贞度举坠,尚友千古知重,以是请。抚民副使南衮王公佩实与同志亦言之。御史曰:嗟乎!孔明三代遗才,故址已不可复,今祠宇圮陋,风雨弗支,讵非吾辈之责乎。明日檄下,通判周儒,指挥鲁钟,往督厥役,令先诣副使台,经度筹画材植、陶埴、砥锻丹垩工食之费,悉需公牍,分毫无染于民。时分守参议东阳卢公煦甫至,乐闻盛举。知府偕寮属同知郑如阜、推官吴檄、知县方纪达怂恿成之,惟惧弗敏。现模轮奂,视旧有加。始于七月朔日,讫于九月晦日,可谓速矣。落成有纪,乃以文字属笔于杰。窃惟武侯人品事功,掀揭宇庙,照耀史册,尊崇之典,何可废也。惜乎!天厌汉德,匪人能胜。大厦将倾,一木奚为。竟不能面缚三贼,以谢先帝之灵,以成英雄之志,此万古忠臣义士之所愤惋尔。
      杰以乡井,钦仰高风,殆亦有年,顾科目逡巡,心以荒惰,有愧我侯风教多矣。兹幸系名于纪事之石,安敢以不文辞哉。遂掇拾颠末,为之记。
   (七秩龄章注:此文应襄阳太守徐咸属笔。徐咸,海盐人,正德六年1511年辛未科二甲第55名进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6 11: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郑杰的诗和名人给郑杰的诗
郑杰诗《谷隐寺》:
僧堂闿爽绝崖阴,面面山容秋气沉。
人在画中诗思远,鸟还云外野情深。
何能借榻谈前梦,忽忆披沙喜见金。
莫道鹿门隔江浒,鹿门原有凤雏林。
(万历《襄阳府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6 11: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相庭给郑杰诗《扬州与鹿门子饮酒歌》:
前年勑放东海滨,乘闲日弄沧波春。有时回首玉阙下,浮云万里生氛氲。
剖心未训明主顾,一剑长留国士身。苍蝇具锦意不足,何日金鸡赦逐臣。
翠华云影飞仙路,吾道穷途安足数。凤鸾铩羽投长沙,鹦鹉词高忍羁旅。
襄阳夫子豪俊才,古情道气空九垓。念我飘零日月长,悲歌激烈形神开。
神开歌促劝我酒,酒中盻剑心相厚。公馆春花笑向人,顾我穷愁复何有。
昔年肮脏见天子,祗今索莫风尘里。白日沉销五岳光,九地龙蛇飞不起。
许由被尧让,巢父闻之耻。逃此箕山阳,临溪还洗耳。
鹿门亦有庞德公,独携妻孥远城市。鸱夷之舟已电灭,至今五湖水清泚。
原生环堵长蓬嵩,孔圣曲肱亦饮水。丈夫不逢同所归,古人高节眼中稀。
清春好着东山屐,莫遣风霜冷惨衣。
(《四库存目从书》 集部第52册628页)
注:鹿门子,郑杰号。王廷相,1474~1544,字子衡,号浚川,又号平厓。仪封(今河南兰考)人,弘治进士。 其文有英气 ,诗赋雅畅,与李梦阳 、何景明 、康海、王九思 、徐祯卿 、边贡 并称为“前七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6 11: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阳明给郑杰的诗《郑伯兴谢病还鹿门雪夜过别赋赠三首》:
之子将去远,雪夜来相寻。秉烛耿无寐,怜此岁寒心。
岁寒岂徒尔,何以赠远行?圣路塞已久,千载无复寻。
岂无群儒迹?蹊径榛茆深。浚流须寻源,积土成高岑。
揽衣望远道,请君从此征。浚流须有源,植木须有根。
根源未浚植,枝派宁先蕃?谓胜通夕话,义利分毫间。
至理匪外得,譬犹镜本明,外尘荡瑕垢,镜体自寂然。
孔训示克己,孟子垂反身,明明贤圣训,请君勿与谖。
鹿门在何许?君今鹿门去。千载庞德公,犹存栖隐处。
洁身匪乱伦,其次乃避地。世人失其心,顾瞻多外慕。
安宅舍弗居,狂驰惊奔骛。高言诋独善,文非遂巧智。
琐琐功利儒,宁复知此意!
(《四库存目从书》集部第50册540页)
王守仁(1472年-1529年),幼名云,字伯安,号阳明,谥文成,人称王阳明。汉族,浙江承宣布政使司绍兴府余姚县(今浙江省余姚市)人。明代最著名的思想家、教育家、文学家、书法家、哲学家和军事家,官至南京兵部尚书、南京都察院左都御史,因平定宸濠之乱等军功而被封为新建伯,隆庆年间追封侯爵。王守仁是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非但精通儒、释、道三教,而且能够统军征战,是中国历史上罕见的全能大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6 13: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位广济才女的乱世情缘

芮少麟







“浪迹梅川天作合,感恩知己我偏怜!”是飘零天涯的父亲与母亲相别时,发自肺腑的诗中句。“梦里不知身是客”的父亲客居广济,他与母亲纯属巧遇的结识,是他人生航程的转向点,是上苍给飘泊者提供的一个新机缘。这后来的离梦团圆,不仅成就了父亲新的婚姻,使他的文学创作和诗文,进入一个新阶段、新境界,也成为父亲迈向新式家庭组建,和事业开始的历史性拐点。



结识

广济位于大别山南麓,是鄂东大县,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已有数万人口,文化经济极欠发达,难与江浙诸市县相比。在历史行政管辖沿革中,老广济县城几经撤县并市,早已成为全国基础教育名彰天下的地级黄冈市所在地。

父亲以江南外乡人身份,当年赴鄂任职县民教馆长,虽时间不长,但办事干练,因对宣讲分析抗战时局,扣人心弦,趋听者众。在讯息闭塞,孤陋寡闻的落后县城,这种将传统文化,与抗战大局形势相结合的鼓动与呼吁,引起普通民众和乡民的热烈反响。父亲温文尔雅,见多识广,也在县城上层社会,受到格外关注。

县城中心,有一座被乡人称作洋楼的惟一二层楼房,系笔者的外祖父早年自行建造,1941年冬日寇轰炸广济县城时,以其作为重要目标,战火中被炸毁。外祖父黄介彝,是县城里唯一一个持有湖北省批准行医执照的挂牌医生。平日,外祖父行医救人,诚恳笃厚,广结善缘,以“悬壶济世”为宗旨,是县城里主要的开明绅士。中国土地革命初期,广济农民运动如火如荼,成为鄂东红军的重要根据地之一。外祖父有文化,拥护国共合作,环境的影响使年轻的外祖父,思想激进,在赞同“中国迟早要共产”的认识理念下,外祖父1925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曾为救助在鄂东红军伤病员,出过不少力。湘鄂赣苏维埃时,徐向前带领红军进驻广济县城,外祖父家楼下原租给县邮电局,因职工逃散,为徐之红军指挥部住用。外祖父一家与红军中的姐妹,往来关系融洽,母亲曾摇着小三角标语旗,跟着红军姐姐,在“打倒列强除军阀”的歌声中,结束了小学学业。1927年清党时,外祖父被县地方党部通缉,只得逃离广济,至武汉亲友处躲藏数月。立秋风潮过后,他始归,脱党,专心行医,不再过问党争政事。

外祖父家规森严,但不封建,这在广济十分难得。外祖父生有一子二女,儿子婚后早逝,遗有一孙女,仅有的两女,长女已嫁。外祖父把小女——笔者之母,视作掌上明珠,倍加疼爱,百般呵护。县城里无中学,母亲小学毕业后在家一呆数年,无法升学。她秉性好静,喜好文学,外祖父也十分鼓励支持这一发展方向。为“求知读书超过男儿”,外祖父顶住县里世俗的,早年上门提亲的压力,将母亲年龄压低四岁,咬牙送到九江和武昌儒励女中,相继完整地读完中学,再辗转供她进金陵女大、光华大学学习,1937年夏她于“七.七”之前毕业于上海光华大学教育系,拿到毕业证书。在三十年代偏远山区县城,能培养成一毕业于上海的品学兼优女学士,外祖父此举当属识见开阔,标新立异,骄人耳目。母亲嗣后,在武昌工部局圣希理达女中的任教就职,也替外祖父争尽了头彩。

方养泉,是母亲的姊丈,时任县府小吏,也算是县城里有文化的头面人物。父亲客居广济,将抗战宣传与民教工作,办得有声有色,方养泉是赞赏者之一。方养泉与父亲年龄相仿,结识后谈吐相契,往来日勤。

母亲黄哲渊,时任武昌圣希理达女子中学国文教师,暑期返家整日与书为伍,蛰居楼上,外界讯息所知受限,日久生烦,百无聊赖。一天,为舒展冬日心境,欲去姐姐家散心,路遇姊丈,言谈间他顺手指着过去的科举考棚所在地——民众教育馆,连声问母亲“是否有兴趣去那儿参观?”,接着又滔滔不绝地介绍起新来馆长的骄人业绩,并大加夸赞一番。母亲是学教育的,抗战前生活游览过北京、南京、上海,无锡等地,见过世面,觉得去民教馆参观,同样增长见识,这要比单纯去姐姐家里闲聊,更有价值。未料想,这一好奇心驱使下的投足机缘,竟促成了父母亲的萍水相逢。

父亲以招待普通游览者的方式,接待了母亲。母亲受过传统教育,素质高雅,温婉可人,秀外惠中。言谈间,她得知彼此都是学教育出身,而且母亲还去过他的母校无锡教育学院,该校教务长陈礼江先生的夫人,还是母亲儒励女中的同学。母亲经姊丈引荐介绍,在十几分钟的拜会中,结识了父亲。他相貌端庄厚道,语言应对彬彬有礼,态度温文尔雅,其学者之风,也给母亲留下一个好印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6 13: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相交

第二天姨丈与父亲会面时,谈及民众时事演讲,便随口提议“芮先生,你何不请我姨妹——黄哲渊女士,来作一次时事演讲呢?”时年,广济不比东部沿海风气开放,从未有过女子演讲,尽管抗日救亡女子也有责任。父亲当然欣然同意,便托姨丈先来外祖父家试探,表达此意。母亲听说后,碍于家规世俗,向姨丈婉辞。她在1948年出版的回忆录《离乱十年》一书里,曾追溯往事,忆及外祖父听姨丈邀请后的态度。出乎意料的是,外祖父当即却说:“谁不知道我花许多钱供你读完大学,现在谁都晓得你在武昌圣希理达女中教书……”“孩子,放大胆些,一定要去讲。我知道你能够说话,国事蜩螗,敌人这般横暴,我们广济人都好象井里青蛙,有几个人知道国家大事?国家已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候,你应该向他们去宣传,告诉他们当前的大灾难,大家要戮力同心,打倒侵略我们的日本鬼子,提醒他们再不要糊里糊涂,好象国家不与他们个人发生关系的一样。火没有烧到他们面前,他们决不知道火的可怕。你应该提醒那些不知不觉的人,要他们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

外祖父每天去县中心街的药房,坐堂行医,从社会上,从人们言语相传中,早已知晓父亲在广济的抗日主张,和演讲效果。国难当头,大敌当前,女儿也应该投入救亡,所以不仅同意支持母亲去演讲抗日,还动员表哥、表姐和母亲的几个要好同学组成歌咏队,到会上大唱抗战救亡歌曲。这种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作为,对一个老年人来讲,在那种闭塞偏僻的山乡县城里,确实难能可贵。外祖父平常不许母亲交男朋友,不许她与任何外界男子通信,推绝了所以来家里提亲做媒的人,但在国家民族存亡之际,却义无反顾,一破昔日古板礼教的束缚,将拯救国难放在个人之前,准许爱女抛头露面,这种开通思想和鲜明态度,也助长了母亲外出交往演讲的勇气。

1937年的圣诞节,父亲以客人身份,第一次来外祖父家,正式书面邀请母亲于元旦夜抵馆演讲。外祖父母在接待中,也进一步认识了父亲。

1938年元旦前一天,父亲再次至外祖父家面邀母亲,提醒她务必按时践约。这次父亲坐的时间较长,他们意气相投,谈话毫无拘束。母亲顺势叙说了对文学的爱好,外祖父还让母亲拿出她写过的文章,及大学毕业论文、撰集的家谱等,请其指教。父亲阅后,除夸赞之语外,还惊奇地发现他们俩人,竟都是夏历四月初五同月同日生,他只比母亲大两岁。这一生日缘份的巧合,实在难以料到。分别时,母亲曾想明天讲演过后,再不会到他那里去,父亲也不会有何事再来这里,这次相识,只是一次偶然的会面,将来决难再见,于是请父亲在萍水相逢之际,在她的纪念册上题辞,以留作纪念。

第二天,即1938年元旦,父亲书写《元旦试笔》一绝,题在母亲的纪念册上,并在后面整整齐齐地贴上他的一张中装半身小照。诗如下:

旷世才华绝世姿,清狂未减昔年时。

鹏搏指日冲霄去,海角天涯任所之。

外祖父读后,微露笑容,说这首诗做得好极了,既有丰富内涵,又有感染力。外祖母事后,也对母亲说“芮先生是个规规矩矩的人,学问很好,又善诗词,你可以向他学习学习”。在外祖父母的默许下,母亲又通读了姊丈带来父亲出版过的四本书,有《山左十日记》、《东南环游记》、《北国游记》、《民众家事讲话》。父亲书中描写人物山水的轻松灵活,和细腻润滑的文辞,让母亲对他的文学秉赋,增添了敬仰。母亲尤感《民众家事讲话》提到的中心思想:“便是现代家庭的每一分子,必须都有国家第一的志愿与决心,而国家第一的志愿与决心,必须从家庭培养起。倘若我们中国的家庭,十之七八能照着他的理想来组织,那么我们国家的基础,就不致于会和今日的这般糟!”这是母亲回忆录《离乱十年》里中的一段话。

母亲从民众教育馆讲演过程中,亲眼目睹到父亲演说的感召力,和他的为人处事,从读过他的文章,进而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他的文章,他的诗,和他的人一样,有一种独特的风格。外表看上去,好似一个文弱的书生,而实际却心雄万丈。这一个人,将来在文学上,事业上,必有一个光明的前途,他将来必为一个有成就的人,一个成功的人”。

母亲还写道:“我看见他的人,我读了他的文章,我对整个的他,作了上面的那一个结论,我这般预料他,姊姊也是这般看他,姊丈以及姊丈的邻居,没有一个人不是同样的称誉他”。

元旦当日,父亲又赋以《元旦赠哲渊广济》两首,云:

万方戎马正仓皇,又报春光照玉堂。

天为才人开霁色,话投知己论痴肠。

客窗今日寻常见,别梦他年自在香。

我有雄心消不得,敢将兴废付沧桑。


送尔归帆到武昌,新诗读罢转茫茫。

横冈岭下今宵月,歇浦潮边昨夜霜。

旧日弦歌归寂寞,此时诗友半流亡。

中华终是汉家物,山自苍苍水自长。

父亲的这一句“中华终是汉家物,山自苍苍水自长”坦示了他牢不可破的信念。胡以平在广济虽身为县长,但受北伐影响,政治上对当局抗战前的党争政策,有消极情绪,在封剿红军留鄂东游击队问题上,多敷衍推拖,遂有办公不力之嫌。抗战爆发后,新年刚过,终因官场倾轧,无法再继续立足广济,愤而去职。父亲到广济是投奔胡县长而来的,得讯后分手之际,父亲感念时局,抒发情怀,嗟叹不已,特作《赠胡县长以平即以留别》二律,予以慰勉。云:

云逐龙兮虎逐风,千秋壮气贯长虹。

浪传倭骑遍燕北,天遣吾曹会鄂东。

有限才华安社稷,无穷时势作英雄。

别离原是寻常事,执手相看一笑中。


当前意气各纵横,转眼西东万里程。

岂有河山长破碎?断无鹬蚌久纷争!

梦醒腕底生花筆,感极中天跃马声。

大好头颅拼一掷,男儿自古不虚生!

从诗文中,可窥探到父亲当时,对时局的态度及他心境的悲愤凄凉。因胡县长的去职,在“一朝天子一朝臣”的社会,父亲与方养泉,亦难在县政府留任。父亲也为去职留别,到外祖父母家辞行。母亲多愁善感,虽也替姊丈一家的生计失落发愁,但转念一想,他毕竟是当地人,有房有地,总不致于潦倒无着,而联想到父亲系践四师推荐,应胡县长电聘来此,在烽火漫天时失业,又无家可归,更临近旧日除夕,漂泊异乡时的流浪人之精神感受,势必受到极大刺激。她想到无锡的今天,可能就是广济的明天,父亲在战火蔓延下流亡的今日处境,很可能就是自己明天就要面临到的境遇。于是在同情心的驱使下,便提议并商得外祖父母和姊丈同意,留父亲住在桑梓园姊丈家,待过了年后,再决定行止。

父亲为感谢患难中的留住之恩,于广济桑梓园作诗《赠方养泉兄》云:

人天感格寸心知,唱到阳关泪欲丝。

潘鬓青青君未老,乡音杳杳我何之。

且捐孤洁同谐俗,少抑清狂为疗痴。

留得头颅吾辈在,澄清应是不多时。

一月三日,母亲家里宴客,父亲与方养泉应邀作陪。席间,父亲吟《哲渊招宴即席赋谢》诗一首云:

亡命天涯哭笑难,胜饯宠召感无端。

主人好客情如许,合作英雄巨眼观。

席毕,父亲继作二律《赠哲渊》,以示感激之情:

客中岁月去年年,凄绝江南劫后天。

热泪重为知己落,穷途偏得美人怜。

梦魂绮阁春沉寂,风雨寒窗话万千。

旧恨新仇慵管得,梅川小住即神仙。


风情澹荡宦情微,检点青衫泪满衣。

人到有才天亦爱,骨难媚俗我知非。

国仇种种终投筆,世事悠悠独息机。

莫向沪江寻旧梦,暮云春树总依依。

在狼烟四起,战火纷飞中,父亲由鄂东发出告慰无锡家小的书简,被邮局退回。故乡沦陷,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亲人无讯,父亲感伤备之,肝肠寸断下,他作《接退回家书》绝句三首,记叙了背井离乡人当时的磨折心境:

原简退回泪欲波,空书快快竟蹉跎。

男儿犹有头颅在,拼把肝肠当铁磨!


六二衰翁鬓半颁,别时容易见何难!

开缄第一伤心语,莫道孩儿曾作官!


道路流离几万千,客中一见一潸然。

覆巢二字今方识,赴难誓为天下先!

1937年冬,苦捱年关,迎来了小除夕。父亲在“天涯漂泊我无家”的战乱境况下,从内心深处体会到“覆巢”之苦,更感激到母亲的患难相助和关照情意,在《丁丑小除夕寄哲渊》四首律诗里,他深情叙谢言志,赠诗云:

华堂春满记开宴,画里真真望若仙。

萍水因缘留爪雪,文章知己属婵娟。

朝朝暮暮花长好,岁岁年年月正圆。

旋转乾坤吾辈事,着鞭敢让祖生先!


世情寒暖复何论,销尽旅魂惯掩门。

慧眼如君巾帼少,痴怀似我性天存。

悔从背后轻弹泪,懒向人前说感恩。

欲叩生生数定否?无端风雨逼黄昏。


哀乐中年百虑纷,敢将用舍托风云。

千秋事业书并剑,万古同心我与君!

薄海茫茫行独往,离愁黯黯看平分。

公孙吟罢鱼龙句,侠骨始知迥不群。


梅川欲别几沉吟,感极云天是此心。

客路何堪逢落魂,人生难得遇知音。

忧时泪共山河积,报国情同岁月深。

莫道有家归未得,丈夫终古不消沉!

父亲以诗中的肺腑之言,将他“客路何堪逢落魂,人生难得遇知音”的真挚文学情怀,跃然纸筆,既展示了他的诗学才华,又表达了书生的侠骨柔肠,诗意的婉转凄恻,情意绵绵,感人之深,触动母亲的内心世界,为两人日后的继续交朋结友,奠定了志向与情感的心理基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6 13: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知 音

时年农历正月,是父亲在姨丈方养泉家中乐以忘忧的一段日子。他整日沉浸在读书写诗,和著写《万里征尘录》的氛围中。这一好学不倦的精神,尤受众人敬佩。他闲暇之余的待人处世,深得外祖父母和方家的欢悦,更与母亲的侄女、外甥这几个少年男女,打得十分火热。只要是风和日丽,万里无云,外祖父总是兴致勃发,邀父亲外出郊游。他们同游过广济观山寨的南泉、北泉,畅游过灵山、龙湫等风景胜地。在龙湫寺,父亲顺手留有题壁诗一首:

忧乐当前一笑空,男儿岂合作诗雄?

百年身世风云里,万里江山指顾中。

肝胆苍茫报日月,蜗房局蹐斗鸡虫。

出门便是天涯路,南北东西任所通!

在父母亲同游广济最高的横冈山时,父亲对那里的景色之美,叹为观止,觉得广济地僻鄂东,横冈三十里的风光,世人未能尽知,十分为其惋惜。在真武殿休息时,父亲躲离围火取暖的众人,一个人跪在菩萨面前的莲花坛垫上,诚恳求签。当他以极高兴的神情,将一支“管教夫妇永团圆”的婚姻签,递给母亲过目时,母亲心里不由热流一暖,她曾这样写到:

“我一接到手上,默读了一遍,我领悟他为什么求这一类的签,我猜到他为什么要递给我看,他没有说什么,我也没有说什么,不过,我们彼此心照,彼此懂得”。

在去横岗山游玩时,已二月下旬,雪后放晴,路滑泥泞,步履维艰,父亲帮忙母亲拿着她的皮大衣,牵拉着她的手杖,协助登山前进,其体贴入微而恰有分寸之举,使彼此的情感,已渐为侄女外甥们窥出。母亲在《离乱十年》里又写道:

“我们由相见而相识,由相识而相知,由相知而渐渐变成了道义之交。但是我们因性别的不同,灵性上虽早已有了沟通,但行迹上始终是稀稀落落,不即不离的。

游罢横岗山,踏月归来,心里有许多的感触。他过几天即赴武汉,我的学校能不能开学,到现在还一点消息都没有,从此我和他便得分别了,从此我和他绝不会再见面了。在这种大乱时期,多年的师友,尚且一别而得不到消息,何况他呢?”

父亲准备元宵节一过,即行离开广济,他向母亲作了催人泪下的:“骊歌唱罢转流连,此去征程可万千。浪迹梅川天作合,感恩知己我偏怜!衡阳不断平安家,楚水长传别恨笺。我不辞行君勿送,愁看双泪落君前”的留别诗,写好了“小住广济,赖贤居停与吾妹之力,使流浪人得免失所之苦,感激之私,直与此生同长久矣。兹者麟行矣,今后天涯茫茫,不知萍飘何所?顾中国必不亡,吾人定有后会之期,则可断言者耳!附陈俚词一章,即以留别,倚装倥偬,不复面辞矣。区区此心,女士当能喻之也”的书笺,打算临行相赠。

然皇天有眼,武昌圣希理达女中,来信开学。母亲收整衣物书籍,千头万绪,思潮如麻。外祖父见她藤箱是一件又一件,行李众多,女孩子一人在目前兵荒马乱、国难当头的交通状况下,实在不放心。于是从爱女之心出发,竟毅然提议让母亲提前两天,与父亲一起动身共赴武汉,以释路途车船辗转,及家人牵念之挂想。外祖父母在疼爱难舍中,与母亲挥泪而别。

外祖父以这种形式对爱女的放行,使父母的情意交往,由神秘而渐渐进入显著的交友阶段。

父母亲在游横冈山途中,已约略谈起了彼此的身世。在夜半赴汉口的江轮上,他俩挤在人满为患的甲板上,背迎着不断扑来的风浪,护着行李,仍无法抵御寒风的阵阵侵袭。父亲将他的呢大衣给母亲披上,又把自己的围巾添裹住她的衣领,用身体试挡着凛冽的江风,在无边的黑暗中,继续窃窃私语着他的身世。

在详细的身世倾诉中,父亲这个伤心人,饮泣了半夜,称母亲的话勾起了他的旧恨新愁,痛感自己的一生,从此完结,并于郁闷苦痛中,借着甲板上的昏暗灯光,作成《二月十五夜江山作》一首,云:

凤泊鸾飘几岁春,伤心家国可怜身。

忏情已觉回头梦,弃世重为绝路人。

寂寞生涯余涕泪,凄凉肝胆化灰尘。

老天欺我终何说?古佛青灯了宿因!

诗中的悲凄、绝望,让母亲对父亲的身世和性情加深了了解。在广济,他们虽常见面,常相谈,但见面时不是谈文学,便是谈教育,谈国家时局与未来,很少谈到父亲的个人身世。至于谈到父亲的家庭,谈到他遭遇过的许多痛心之事,伤心之事,这还是第一次。“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母亲从此对父亲起了另一种同情心,产生了另外一种爱怜。他们以高山流水为知音,彼此心灵相通,追求一致,相互慰籍,在心心相印的人生之路上最终走到一起。

在漂泊武汉的岁月里,父亲“国事焦心哭当歌”,用他于文坛上表现人生,表现时代的诗文,借诗传神,以诗励志,诗动心魄,倾诉了自己的抱负,丰富了感情的流露,也增进了与母亲交往的友谊,和心灵互动,成为他人生诗文中熠熠生辉的一页篇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3-6 13: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文女主人翁黄哲渊(1911-1972),女,湖北广济人。1937年上海光华大学文理学院教育系毕业,同年任教武昌圣希理达女子中学。抗战初期,任职中华基督教会北平女青年会,后随夫入鲁抗战,其后,颠沛流离,直至1946年定居青岛,任职青岛观象台。1950年后在青岛市圣功女子中学(七中)、一中、九中、十三中执教。1965年退休。1946年,作者夫妇曾在青岛创建乾坤出版社。1947-1948年间,曾撰写、出版《莽苍苍行》、《离乱十年》、《抗战回忆录》、《三十自记》、《产妇日记》、《中原旅行记》、《青岛游记》等著作。
本文男主人翁芮麟(1909年—1965年),字子玉,号玉庐,江苏无锡人,1929年江苏省立教育学院毕业。芮麟是山东近代史上的一位文化名人,可惜现在其名不著,但在上世纪30年代,他与林语堂、赵景深等同名的著名诗人、作家、文艺理论家。30年代曾在广济县留下踪迹,任县民众教育馆馆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武穴信息网 ( 鄂ICP备08001667号-11 )

GMT+8, 2020-7-6 14:22 , Processed in 1.461390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