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查看: 721|回复: 0

[转贴] 没有围墙的校园(7)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7 16: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我见惯了死亡,更准确地说,是听惯了。很小的时候,村子里老了人,他们或者寿终正寝,或者猝然长逝,都引来了亲族的哀恸,乡人的啜泣,至少黯然。死与生一样,是一种仪式,动物里是无法拥有这种仪式的,这也足见人类是文明的一群。漫天飞起的白色的纸钱,震耳欲聋的爆炸的长鞭,宣告着后人对祖先的惨绝肺腑的送别,生命的链条,在自己的啼哭和别人的泪水中,环环相扣。在这继往开来的延续中,生命本身获得了意义和价值,但这种延续确实多么的沉重和漫长。

          很长一段时间,我对这种沉重的漫长无法真正地理解,甚至有时会极端地认同,丁克也是一种满不错的活法。但是,我慢慢地否定了自己的认同,觉得生命即使多么短暂多么庸碌,生命本身是值得歌颂的,活着的意义,就是勇敢坚毅地活下来,活下去,活的健朗,饱满,壮硕,用一个很鄙陋的比喻,要像一头牛犊一样,活的强壮;要像一头肥猪一样,活的豁达;要像一条狼狗一样,活的忠诚;要像一匹野马一样,活的自由。

         我仔细整理了我从小到大所听闻的熟悉的死亡,我努力地打捞所有关于死亡的回忆,我惊讶地发现,我真正理解了的死亡,几乎全是熟悉的几个老师的死,他们的故去,成为我领悟人生的契机,这于死者是多么的不敬,但对于我这个口无遮拦的写者来说,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如果追求彻底的公平,那就让别人在我消失的时候,谁有兴趣谁也随便去臧否品评吧。

         非常不幸,我幼年时便呼为叔叔阿姨的几位老师,都是贫寒窘迫而死的,这跟他们的民办教师的职业有关,中国的民办教师,除了农民以外,是历届政府最为对不起的一群,他们以自己青春的血色,点染了多少农村孩子的梦想,却生活在物质精神的双层压迫之下,每每看到想到自己熟悉的那些阿姨叔叔们,倒在三尺讲台之下,毙命破败校舍之间,我就心痛不已,扼腕长叹。

         我的小学数学老师程新鲜老师,父亲的好朋友,曾经两次经过天安门前,接受过伟大领袖的检阅,领袖的目光多么慈祥,程老师的热血多么澎湃,但是,命运依然冷峻严肃地把老师派到了一个农村小学民办教师的角色上,一演便长达二十年,美好的青春演没了,清秀的眼睛演成浑浊的眼睛,演了二十年,最后得了癌症,长卧不起,终至不治。我看见面白唇红的程老师,变成了憔悴瘦黄的程老师,我看见声音铿锵循循善诱的程老师,变成了气息低微双脚无力的程老师,我想起若干年前的那个冬天的夜晚,我高烧不退,是程老师背着我走了六十里路,把我送到武穴人民医院,我的泪水潸然而下。我哭不出来,我知道,是那些风雪里散发汗水和热量的博大伟岸的爱,把我和这个远去的生命联系到一起,我为自己曾经活得那么滋润而羞耻,我为无法报答亲爱的程老师而汗然,我懂得,人类决不是一群自己只顾自己的可怜的动物种群,生命是雪地里互相照耀和取暖的烛光。虽然那么微弱,却决不会熄灭。

         联想起去年在深圳的梅林教堂里聆听的一首圣诞歌曲,题目忘记了,但两句歌词却拨动了我,圣诞歌曲唱道-------

        压伤的芦苇,它永不会折断;
        将残的烛火,它永不会熄灭。

        但是,上帝,你为什么却要拉走我的程老师,那只手多么年轻,那双眼,多么慈祥。老师,你在天堂还好吗?

        年纪青青,便匆匆远去的,还有我们亲爱的蓝静贞老师,程前列老师,这些优秀的民办老师,是我们那个年代农村教育的中坚,世异时移,人世沧桑,当我坐在舒适的空调下,在戴尔笔记本上表达对诸位先生的敬意时,我知道,如果不是这几位以及更多的良师益友提携教育,我是没办法享受这么舒适的生活的,换个角度想,当年的老师们匆匆离开他们忍受了无数次失望犹不放弃希望的世界,他们生命的真义,冥冥中,一定延续到了我的身上,生我者父母,教我者父母,化我者师长,导我者朋友,我们在这生活的重压和伤害下,都是一根根受损的芦苇,我们的伤痕有的来自别人,有的来自自我,但我们都是上帝善良的儿女,我们的精神不会折断,我们是星星之火,在寒冷的荒原上,团聚拥抱,一定会照亮阴冷的天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武穴信息网 ( 鄂ICP备08001667号-11 )

GMT+8, 2020-9-28 04:34 , Processed in 1.413624 second(s), 6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