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楼主: 郭德军

[公告]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第十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50:30 | 显示全部楼层
(281)
你甜蜜的地狱哟,没有星星没有思想,我也握不紧拳头,那暴雨酿成的一醉哟,仿佛千万条毒蛇吐出的毒蜜的海却改不了我一丝泅渡的欲念,我要在彻底地被你俘虏之后。散发出深谷的奇香。
(282)
赤裸裸地迎接我疯狂的雨点吧,我的女神,淋湿你一百朵花房。
你含几缕嵝花辩的馨香,由一张张颤抖的白帆变为排排巨浪,我就这一瞬间,由一只狂啸山林的猛虎变成一只呢喃的羔羊。
(283)
一只只黑色的跳蚤在垃圾边上上下下跳个不停,一朵朵罪恶的花辩毒死了所有亲密的恋人,强盗们拿看屠刀,一级级往你宫殿的珠宝库的台阶印上黑黑的脚印.一条锁链上的奴隶象一群抽去了筋骨的虫。
神,你在哪里。
(284)
你是饱满的谷子,你是神圣的水,你是魔手,你是向日葵。
你使我的生命延续。
(285)
你把我雕成一个披头散发、丰人半兽的创造者。头颅是狼,身体是人,穿越黑森森的时空隧道;头颅是人,身体是狼,飞翔在茫茫无涯的时空。
(286)
我的女神,血液是我酿造号角的琼浆,悔恨与新生交欢的声音,撕开长夜,从荒蛮的山谷中赤脚行走的诗人挽着你刻满骷髅的手背进入第一滴光明的露水中。
(287)
我在高楼林立的城市角落里,看见一些艺术家.披头散发在肮脏的垃圾边,在腐烂的钢铁开出的小花边支起帐逢,吸取最单簿的粮食,创造最崇高的艺术,画画、写诗、谱曲,等待情人,宣泄未日的情绪。
我的神,他们运用的是你的言语么?他们被一些规则驱赶又汇聚到你的创造之中,构建着人类另一座精神的圣殿。
(288)
音乐太厚重了,要用一生才能谱写一段,你要把我变成高山,又变成海洋,变成鸽子,又变成野牛,变成奴隶,又变成囚犯,变成病人,又变成医生,变成一盏星灯,又变成一根断弦。
(289)
我是一片海,海中有一座眺望你的岩,岩上长满了绿树如盖。
我是一只木箱,葙中有一卷卷写给你的经书,有一天你打开房门时会看见每一卷只写看一个字:爱
(290)
我忆起如莲的水乡,亭亭的碧荷间,采莲的姑娘,讲着牛郎织女的故事,递着嫩绿的莲子,在我的唇间,在她的心上。
神,我与你同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50:53 | 显示全部楼层
(291)
我们在高高的山岗上交欢,我们交欢的语言向深层的水挺进。
化石听得懂。野草听得懂,山风听得懂,水也将听懂。
找水的人,跪拜在山坳之中。
(292)
我看见一支摇浪的乐队,许多流浪的人聚在一起,捧着通红的太阳,披头散发声嘶力绝地呼唤痛苦的土壤上几支淡淡的花朵,他们为被打碎的旋律疯狂,对于痛苦与流浪永不言别。
(293)
我祈祷所有的挫折、别离、痛苦都有离我的孩子而去。
你坚持送我的孩子上路,去做扶风的大鹏,夜航的舟帆,浊江的纤夫。
(294)
明月之夜的荒潍,红衣的舞女靠着我的手臂取暖,夜色象一杯灰色的苦咖啡,野兽们提着灯笼在棘榛间穿行。尘世拒绝了我们的舞蹈与演唱,我的女神,我们来到你居住的地方,象是一座寻找已久的天堂。
(295)
罂粟花丛问的魔鬼在嚎叫,锃亮的磷火是她花园的灯盏,她在罂粟间享用着银盘中岩石的晚餐,她吐出口中的草根,化为满地蛇蝎。
神,你在哪里。
(296)
我双眼明亮如泉,却常常把自己想成一个盲人,在月光下拉着凄婉的二胡。
我的四肢发达健壮,却常常把自己想作一个拐子,拄着拐杖行走在崎岖的人问路上。
我的家庭生活富有.却常常把自己想作一个乞丐,在枫叶落尽的树权下乞讨。
仿佛是神的恩赐。
(297)
山中最珍贵的泉水,流尽最后一滴。一道雷电,劈倒一棵守望百年的大树,满山的碎石雪崩般滑向山谷河道,一顷顷玫瑰园揉碎在乱石之间。
当你拂袖而去,我的山谷,一夜之间我埋葬。
(298)
我想栽一段你的绿衣覆盖楼群的灰白与苍凉。
我想移一节你的葡萄架,栽在城市干涸的人们心间。
我想你赐给我一场雨水,催促露天午夜剧场的人们赶快回家。
(299)
牧草和牧羊人的歌谣不再丰满,弯弯的山坡上,一轮下弦月,毡房弥漫着缕缕馨香,你象一朵云,披着红红的羽衣,飘往远方。我只能在你走过以后的草原,为哭泣的羔羊梳着二十四条小辫。
(300)
风行水上,月落山阴,一山化石复活,一缕晚香盛开,一支残烛,照看一座古钟的零点,穿越飞雪的豪情与剑,在岩石上睁开眼睛。
春天即将来临,我与你的爱情即将采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51:24 | 显示全部楼层
(301)
我们不怕冬雨棋肆,我们在哀伤的倾吐中溶入日出,我们在彼此的心上打一口甘甜的井,不落飘忽的叶,不沾尘世的灰,只有从春天到冬天,缠绵不绝的亲吻的涟漪。
(302)
你给我送来了二胡,那二根弦却一次剖破了我的手指和眼睛。
你给我送来了诗歌,那些诗句却象一排排巨浪,将我推向悬崖的边缘。
最后你给我送来了玫瑰,我却将它编织成自己的花圈。
(303)
我的滑铁卢之役是越过了阿尔卑斯山,却发现你在山的那一边,我所有的努力,毫无价值。
(304)
街道上的垃圾太多了,不辩美丑,不辨邪正。不辨长短,混合着向死海中推进。
谁的手,可以分明,谁的喉,可以尖叫,在这世纪未的街头。
(305)
一个父亲受到了你的审判,他贪污、受贿、贩毒、包庇、纵容,他肥胖的脸上布满罪恶的皱纹。
“你为什么这样做。”你问。
“孩子。”他答。
他的孩子,玉石一样洁白的孩子,被他肮脏的目的污染。
(306)
我希望一个生命凋谢在山林里,许多个生命得到延续,我看到价值。在人群中,我不愿看见一些追求兽欲的友人走入了赌场、搏击场,走入了作贱生命的荒芜烟雾,发展缓慢,良知腐烂,青春的筋骨过早地开始腐烂。
女神,我的价值在于对你的追随。
(307)
这是最罪恶不过的事情了,打碎你一个美丽的诺言,犹如摔碎一只美丽的花瓶。帝王的官殿,残酷的战争都可以象灰尘一样抹去,可是因为碎了你一个美丽的诺言,让我久久地站立在一颗桃花树下忏悔,想:这些落辩中有你的泪水吗?
(308)
这劣质的摄影师,只看到台上的荣光,看到人群的簇拥,他只会去那里。
当大片大片的云系簇拥在你身边时f他在哪里呢。
当你深夜里为迷途的羔羊升起篝火时,他在哪里呢。
当你解下绿色的发带包扎事例支只云摩的伤口时,他在哪里呢。
他每天都在用眼睛看这个世界,但他的眼睛已经失去了。
(309)
白天的生活是梦,梦中才是一种真正的生活,自由游戈,与你相遇。
当艺术不能独立时,艺术家站在乞讨的边缘,退化为自私、无耻、鄙劣、麻木、在一种不相容中,消毁着自己的风骨和魂灵。
你能理解么——在梦中,你挽着弯弯发髻,撑着载满桃叶的小船一次次把他们送回到起点——白云与云雀舞蹈的地方,绿叶轻轻跳跃,我站在河边石头上,与你谈到月朗星稀,晚风如蜜。
(310)
忍受使人成为野兽,而野兽就真的不需要忍受吗?
狂傲、冰冷是一种忍受,在月黑风高的夜里,他们的叫声总使晚风惊惶四散,撞入密密的树林、升腾的篝火、孤独人的耳朵,于是,林木,篝火与孤独的人都说:“这是野兽才有的忍受的境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311)
我的报复是自己所不能想象的,在杂乱与喧嚣之中,有一种冥冥中神奇的力,使我难以表达自己,流浪了多年的爱情是尘土一样脆弱的借口,这组成了心灵的土地,松软、易碎,怀着摒弃自己的心灵,摒弃回忆。
在回忆中,你是唯一,我的报复最后使自己彻底受伤。
(312)
踩着尘友走上回家的路,今天我毫无收获,让时光从一张空网的眼中水一般地流走,什么也没有留下。
(313)
我们都谈论着离开,离开那些囚禁我们心灵的地方。
先走的是你,红红的衣襟、柔软的腰板,唱着一首歌,是:“我永远祝福你。”我望着你想:“永远是什么,在这江清月近人的一刻,几株芦荻都唱起离歌。
(314)
感谢生活,我有如此丰富的阅历,人生充满了曲线,当这走到最低点时,便是创造最高峰的呈现。
我爱生活,今天的承爱是未来真挚的回报。
我最理解今天你含泪的拒绝。
(315)
回忆中,有点点星火,点点繁星,半梦半醒之间,机警地采撷,细细的玩味,在枯黄的生命之叶上,流淌出新的绿色。
(316)
我想可以在我的扉页上写上这样的话。
“公元2100年,一个探险者在南极海拾到一只漂流的瓶子,打开瓶子,里面是一本《世纪未的日记》,作者是一头野牛,写于1999年。”
(317)
清晨的鸽哨穿过弄堂层层的蜘蛛网,我的影子把孤独分给寂寥的青苔,一面发白的墙壁写着我的名字,桔黑的肖象藏着多少惨淡的往事。
小巷的尽头,一个粉红的婴儿,响起响亮的啼哭。
(318)
你的一心跳在天涯迥响如反复的遥远的妓声,群鹰在海岸栖息,雁阵再不会在空中迷路。彩霞升起,冰川季开始解冻,大河奔砌着生命圣宇。
海边的村落里,一个粉红的婴儿,在你的圣光中诞生。
(319)
在一个充满浑浊的地方,哲人开始极度怀疑自己的无知。
在一个荒蛮的世界,智慧开始隐逸他的锋芒。
女神,这是极度可怕的事。
(320)
我们永远不能在一起,艺术最终的艺术,是一种注定中的分离,而我已不能停止向你倾吐那些子夜的浪花,驮着我的灵魂飞翔在磨难的寒风中,深夜更深时,打开孤独的门窗。
象我的泪水者葬入长街拐角处那一盏盏昏灯的雪地后,我低着头修复我的门窗,把冬夜行走的你剪戍最琉璃的窗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52:52 | 显示全部楼层
(321)
因为路难行,我才始与你在一起,为你到河边取水,为你编织竹筏,为我躯赶虎豹,为你采撷高处的果子。
你怀抱的琴弦就是我的归宿,我为你付出的一切,都将微不足道。
(322)
等待你到来,我布置好所有的房间,每一个角落,无论在尘世怎样的伪装,此时我穿着透明的衣裳。我想我们目光交互的刹那,会有清纯的水波,来自圣洁的雪山之巅。
我们象幸福的孩子,数着彼此眼睛里的露水。
(323)
如果我在岁月巅菠中都已找不到舞台,我就到我心灵深处的海洋上搭建一座舞台,供奉无尽的欢乐、忧郁、幻想。
月黑风高的海洋上,你是我唯一的提着灯笼的听众么?
(324)
饥饿的人象一片片蝗虫扑向干涸的山岗,什么样的树、什么样的毒草都成为肥戋的晚餐。突兀的眼睛定格于恐惧的占领.当一切都食尽后,蝗虫们撕开彼此贫血的胳膊、胸脯,一个个象吸血的魔鬼,张开狰狞的笑声。
第二天,整个山岗都被食尽了。人与人自己。
(325)
我的女神,洪水中出没的花朵,绞刑架下飘舞的精灵,干涸的大地上冲出的青草,我们无法预知的灾难之中,吉祥的乌群。
谁的心,可以彻底地死去!
(326)
化学爆炸的血液可以肥沃土地么?化学爆炸的酸雾可以滋润一片草叶么?人类最辉煌的绝杀,充满黑色。
化学爆炸后的土地,插满灰褐色路标.满眼泪水的流浪者,象黑色的石头一样忧郁,能绕过这一片沙漠么?
你从这里走过,带着黑色的纱衣回到你的宫殿,在人类罪恶的地图上画了一个黑色的叉。
(327)
古堡林立,暮色挂在我的眼角,流浪的鹰在寻找出口,黄色的古堡。遥远的都市。
月落之时,我把无垠的黄沙想作翻飞的丝绸,把黄沙中舞蹈的你想作飞天的新娘。
(328)
你在黑夜的沙漠上飘飞,手指上带着闪烁的星光,无边的黑夜里,是我虔诚的路标,我跟你在你身后,为每一颗堕落的星光掩上尘土,插上座标,我坚信这样坐标上能长出青青的草叶,长出爱情的紫罗兰。
你失落了太多的星光,以至我那样疲累,栽倒在星光之中,将自己掩埋,我没有怨忧,没有惊恐,宁静地睡去。忽然,一道电光射来,大漠舞起尘烟,刹那问飞起的星光在天空中擦出道道闪闪的火光,燃起熊熊的大火,象赤色的彩虹,把天地染红,这时,你出现在我的身边,拉起半掩在尘沙中的我,坚持向火光走去。
在你身边,我坚信我能走出很远,到海角、到天边、到一切可能的天堂与坟墓。
(329)
除了颤抖,我已无言语,感谢美丽的女神,接受一位歌者的邀请,你的笑容盈盈,你的忧郁浅浅,你的发丝飘双。风雨洗亮的日子,在金灯中熠熠生光,怎比你耳际闪烁的珠华,缀满百鸟遥夜的唱和,这如绸的一刻,飘动岁月的流苏,我注定彻夜深座,为你的献歌呕尽心血,并深感荣光。
(330)
美丽的美人蕉开在工业的废液中,象在黑烟的生产线上走动的我的妹妹,工业的巨兽一次次掀起巨大的脊背,美人蕉一次次开往边缘,象被机器的巨兽的巨手驱赶,我的妹妹很少能够升起蓝色的幻像。
神,我们是不中犯了一个错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53:14 | 显示全部楼层
(321)
因为路难行,我才始与你在一起,为你到河边取水,为你编织竹筏,为我躯赶虎豹,为你采撷高处的果子。
你怀抱的琴弦就是我的归宿,我为你付出的一切,都将微不足道。
(322)
等待你到来,我布置好所有的房间,每一个角落,无论在尘世怎样的伪装,此时我穿着透明的衣裳。我想我们目光交互的刹那,会有清纯的水波,来自圣洁的雪山之巅。
我们象幸福的孩子,数着彼此眼睛里的露水。
(323)
如果我在岁月巅菠中都已找不到舞台,我就到我心灵深处的海洋上搭建一座舞台,供奉无尽的欢乐、忧郁、幻想。
月黑风高的海洋上,你是我唯一的提着灯笼的听众么?
(324)
饥饿的人象一片片蝗虫扑向干涸的山岗,什么样的树、什么样的毒草都成为肥戋的晚餐。突兀的眼睛定格于恐惧的占领.当一切都食尽后,蝗虫们撕开彼此贫血的胳膊、胸脯,一个个象吸血的魔鬼,张开狰狞的笑声。
第二天,整个山岗都被食尽了。人与人自己。
(325)
我的女神,洪水中出没的花朵,绞刑架下飘舞的精灵,干涸的大地上冲出的青草,我们无法预知的灾难之中,吉祥的乌群。
谁的心,可以彻底地死去!
(326)
化学爆炸的血液可以肥沃土地么?化学爆炸的酸雾可以滋润一片草叶么?人类最辉煌的绝杀,充满黑色。
化学爆炸后的土地,插满灰褐色路标.满眼泪水的流浪者,象黑色的石头一样忧郁,能绕过这一片沙漠么?
你从这里走过,带着黑色的纱衣回到你的宫殿,在人类罪恶的地图上画了一个黑色的叉。
(327)
古堡林立,暮色挂在我的眼角,流浪的鹰在寻找出口,黄色的古堡。遥远的都市。
月落之时,我把无垠的黄沙想作翻飞的丝绸,把黄沙中舞蹈的你想作飞天的新娘。
(328)
你在黑夜的沙漠上飘飞,手指上带着闪烁的星光,无边的黑夜里,是我虔诚的路标,我跟你在你身后,为每一颗堕落的星光掩上尘土,插上座标,我坚信这样坐标上能长出青青的草叶,长出爱情的紫罗兰。
你失落了太多的星光,以至我那样疲累,栽倒在星光之中,将自己掩埋,我没有怨忧,没有惊恐,宁静地睡去。忽然,一道电光射来,大漠舞起尘烟,刹那问飞起的星光在天空中擦出道道闪闪的火光,燃起熊熊的大火,象赤色的彩虹,把天地染红,这时,你出现在我的身边,拉起半掩在尘沙中的我,坚持向火光走去。
在你身边,我坚信我能走出很远,到海角、到天边、到一切可能的天堂与坟墓。
(329)
除了颤抖,我已无言语,感谢美丽的女神,接受一位歌者的邀请,你的笑容盈盈,你的忧郁浅浅,你的发丝飘双。风雨洗亮的日子,在金灯中熠熠生光,怎比你耳际闪烁的珠华,缀满百鸟遥夜的唱和,这如绸的一刻,飘动岁月的流苏,我注定彻夜深座,为你的献歌呕尽心血,并深感荣光。
(330)
美丽的美人蕉开在工业的废液中,象在黑烟的生产线上走动的我的妹妹,工业的巨兽一次次掀起巨大的脊背,美人蕉一次次开往边缘,象被机器的巨兽的巨手驱赶,我的妹妹很少能够升起蓝色的幻像。
神,我们是不中犯了一个错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53:57 | 显示全部楼层
(331)
我们找到了很多腐烂同类的方法,把珍珠般闪烁的思想扔在黑色的臭水窑里与黑森林的山谷中,把对方创造的时间与空间全部地剥夺,让他活在唯一的食物的营养中,让梅毒与罂粟的菌种在彼此的肉体上尽情地放射五彩。
我看见一群从此被自己打败的人类,似着头,目光吊残余地生活袋吊在烂茎上的一朵花蕾.象一团漆黑的棵絮。
神,乞求你的拯救。
(332)
高大的庄园的主人,他宁愿更多地把老鼠齐在黄金的笼子中,把秃鹰放在宫殿的火焰旁,却对仆人和妃子象草芥一样轻易地杀掉,抛八雪地上任由鹰的啄食。
神,他兽性的眼睛中是一种怎样的余光!
(333)
那个灰暗的日子,我灰暗的诗篇却点亮一个少女纯洁的内心,她在青石板的巷子里跳跃歌舞,象一团鲜活的阳光,汪蓝的绸带挽着她长长的秀发,象挽住一川嫩绿的青云,使我简直难以相信我从坟墓里带出的思想竞能打动她的内心,她向我投来蓝宝石般永恒的星辰的光芒。仿佛是神的恩赐。
(334)
让我驰驶于你浓密的芳香中的,莅你的召唤里,凋谢的任其凋谢,鼓涨的让它澎涨,我要化为一阵阵强烈的台风,巡行于你芳香的谷地。我贫瘠的一生,唯有爱情,不可放弃。
(335)
我不断地吹嘘着自己,把一把骨头吹作一片茂密的森林,把一点思想的火花吹作满天灿烂的星斗把一首单簿的诗歌吹作人类至尊的经典。
你沉默不语,只用淡淡一笑将我拦在你的圣殿之外。
(336)
给暮色时分的我一条道路,让我重新回到你的圣殿,从一个孩子开始,从热爱的那一束花朵开始,我在人群中隐没已经太久了,象一团腐烂的球菌,象被人贱踏的车前草。
让我回去吧,乘天还没有黑,乘我的手心尚有余温。
(377)
啊,我尊贵的仆人,谢谢你的美食,我其实并非你的主人,只是你的乞丐而已。
(378)
都市的边缘,苍凉的天底下,野草茫茫,我是传说中张牙裂齿的狼,几声破碎的长吠,直抵冷月的胸腔。
我的利爪离城市只有一步,而我却从未跨越,却被万盏霓虹一步步逼出灯火的中央,退到野草茫茫的孤岛,把牙齿弯成一弯冷月。
梦中,你告诉我,我的退却,其实是一种固守。
(339)
天鹅飞翔的湖泊离我的草鞋很近,茅屋在湖心的小岛,水波似你一汪柔媚的眼涟,我说过,如果有一种宁静可以栖息我半生的浮沉,我宁愿把半生喧嚣和豪华任野火燃尽,迁居到这座小岛上,朴素地渡过一生。
(340)
第二十五颗葡萄树下,我磨难的草鞋,生出乳白的蘑菇,蚂蚁们结队游戏,洁白的天鹅排列着远行的队形,一弯月牙躺在天空的酥胸,象一只梦幻的般满载着开花的星星。你说,把那最小的一颗星星摘给我+敞我新年的礼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54:20 | 显示全部楼层
(341)
我是一个山坡上孤独的牧羊人,春天的一个黄昏,你送给我一颗小苗。红色的根须,短短的花茎。
我把小树苗栽在后院,用心浇灌,我期待它长出一座女神的花园。
每一个早晨,老人们走过,情侣们走过,这颗小树苗没有生出,他们仍友好地说:“我闻到了淡淡的清香。”
一直到牧羊人老去的时候,这颗神奇的小树苗仍没有开花,而周围的人们却象兄弟一样地和睦,固成一座美丽盼花园。
(342)
今天的梦中,我梦见核的魔鬼在地球上竖起亿万发黑色的炮弹,在每一寸土地裂开万物的心脏,人们纷纷乘上火箭,在浓烟滚滚的发射声中,飞出地球,往另一个星球逃亡。
我被挤入火箭时,发狂地呼喊着你的名字,在遥远的宇宙,你会与我同在么?
(343)
汛期到来的时候,黑色的云层聚向江堤,几声犬吠滑过,站在洪水中的父亲,把秧田、家园和公园都护幼在手臂上,象一盏水上的马灯。
我摇着船,用木桨狠狠地拍打着洪水的恶魔,父亲拍着我的肩膀,有一种热,如同在佛寺里跪了许久后从脚底开起。
(344)
南方的桃花,北方的枫叶,都可以做你的红裙子,只有你吩咐,我就去采撷。
(345)
哎,我这个泡在糖罐子里的人,不知什么叹息,什么悲哀,我的眼里只有火炉,没有寒雪中的炭车,赤脚的乞儿。
你把糖罐子倒出,一滴流出一颗欲望的眼,一滴醉成一只黑孔雀。
(346)
感谢你陪我走过这段乞丐的时光,总是在肮脏的地下室,黑暗的角落,我们肮脏的身躯叠在一起,叠在渍水与垃圾之上。
我们都是爱做梦的,自比为国王与王后,我们没有衣衫,没有锦被,赤身裸体闪着雪的光泽,照耀自己的眼睛。
女神,低贱的日子,没有什么比这更神圣。
(347)
我在村口的大树下读拜伦绝妙的诗章,文盲的父亲在一旁听着,我笑,他也笑,我悲,他亦悲。
邻居问父亲:“你懂吗?”
父亲说:“我什么也不懂,只为我的孩子笑而笑,只为我的孩子的悲而悲。”
闪烁着神的光芒。
(348)
一道破碎的门边,一群穷人在谈论着你,有人问:“她在哪里呢?”,有人答:“在一座豪华无比的圣殿中,黄金的窗帘羊毛的地毯,金色的杯盏,奇美的珍馐。处处是名画、名表、钢琴,她肯定在那里。”
一阵微风从栀子花树顶吹过来一阵清香,我握一捧在手心,说:“女神,就在这里呢?”
(349)
我每天接受着一群蛇的咬噬,在阵痛中,我才能激动,才能获得睡眠。
这些蛇。是你赐予我的创造。
(350)
智哲们聚在一起,大片的黑色让人喘不过气来,黑色的衣服,黑色的手套,黑色的礼帽,黑色的思想。
“难道我们错了,难道我们错了。”他们每一次的开场都是这一句黑色的话语,闪出黑色的寒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351)
杀出一条血路,也是人间的一道彩虹,英雄的我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可以留下。
(352)
让我们亲近残墙的另一侧。
另一侧是一首古远的诗,另一侧站着我娇媚的新娘,守着柴门疏篱.另一侧有一双醒看的眼睛。
(353)
难道坦克的履带,是大地佩带的项链,难道盘旋的战机,是战士梦想的晴蜓,难道扫射的火花。是母亲节日的礼物。
盎惑的魔鬼在血液中开花,虚无的坚持使我们伤痕紧紧。
(354)
大雪一片洁白,富翁站在他豪华的宅院。看大雪纷纷扬扬,孩子们在雪中打雪仗,滚雪球,富翁忽然想,把雪都买下来,然后再出租给孩子们玩肯定会赚钱。于是,他挂一个牌子,写道:“收购雪”。
神。他能收到吗?
(355)
在传世的美洒照耀的道路上,世界象一个忘情的老头,来自皱纹深处的只有古怪的思想,它却令雪夜停泊的船只纷纷聚拢成一簇火焰。
(356)
女神,你有一段衷肠,专门记载我破灭的梦乡么?年老的时候,我会独坐在荒凉的山谷,把那些梦乡画成天下最美的图画。
(357)
我们有太多的泪,这片土地有太多的泪,匍匐在地上的众生,是谁让你们失去语言,失去哪怕只有一句、一刹那的控诉,忍受所有的摧残与封杀,姐妹们形同路人,女神啊,原谅我打辟你的花园,打碎你在花园中午间的小憩。
你看一看,看一看,那绝望的仍在呼唤你的眼睛。
(358)
长长的芦蒿深处,与你隔水相望,迟到的玫瑰,在雨水的火焰中发芽,弯曲的河道上,船只游鱼般提着夜航的灯笼,我们永不分开,变永不靠近,在柔软的水波两岸,隔水相望。
(359)
断裂的山岩,从断裂处诞生一道闪电的印痕。
断弦的铁骑,从断裂处诞生一阵狂乱的心跳。
你就这样真的离开我么?
(360)
末日的大师在道号:“拿走我全部的金子,拿走我全部的房子。带走我所有的女人,留给我一件破棉袄。一台破琴,一个老墙根,在这个荒淫的世界,我只想做一个乞丐。”
神,我与你同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361)
幼儿的祈祷象一只胆小的猫咪,在钟楼迥响的钟声之中颤粟。
他柔软的翅膀,薄如蝉翼,世脊最后的怜爱与关切呢,象一朵花尚在苞中。
(362)
社会有怎样大的魔力啊,把羔羊变成猎豹,把猎豹化为羔羊,把龙变成蛇,把蛇变龙,把罪犯伪装为绅士,把绅士囚禁成罪犯。
在社会的手心,我是一个多么虚晃的躯壳。
(363)
经年的承诺飘摇如表衫褴褛,一只手掏空灵魂的真实,最深的夹缝中伸出咒语,红色的血液,击伤一线云层,深巷更深处,阳光之鹰盘旋。
我已经干涸的呼唤依然贴在断臂之上,瓦砾般冰冷的目光中,你赋我一株野草的自信。
(364)
沐浴之后,纯洁的女神,肩披露珠的光芒,头戴银色的耳坠,与槟榔树下流浪的我交谈,风行于百里的长途,悄然止于浓密的树梢。
最后的出发,我牵着你七彩的衣袖,敬在花朵繁盛的天空。
(365)
生存之光,汇入一线天下的声音,神,扶我忧伤地倾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武穴信息网 ( 鄂ICP备08001667号-11 )

GMT+8, 2019-12-6 06:51 , Processed in 0.171600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