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楼主: 郭德军

[公告]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第十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2:44 | 显示全部楼层
(91)
我握不住船桨,我的神,我看见河流漂看弯曲的木材和浮尸,它们采白前方的战争,血迹被大海吸千。它们能漂回自己的故乡么。
(92)
秋天,有多少片落叶飘向你高墙的院落,而你漫步亭边的小径,第一天就用温柔的双手将我拾起,藏在你柔软的胸口,象一枚飘飞的红蝴蝶。
我问:“你为什么要拾起我”
你教笑着说:“只有你在飘零之后,还有未吐尽的血。所以把那片凋零的血红,膨胀得那样耀眼。”
(93)
每一年的这一天,总有一些腐烂的浆与浮尸落于岸滩,每一年,母亲仍旧在霞光中送着儿子出海,女神啊,把我们的悲悯与意志绣成永恒的图画,日日飘浮在海的上空吧。
(94)
你会想象出这样的战争吗?在这场地球上燃起的烽火中。不是人类之间的血战,而一个新的种族与人类争夺地球的河流与山脉,它们是来自外星球的钢铁之躯,没有饥饿,没有血液,每一、次出手都是一道电光,这时我们当中能站起多少提着敌人头颅的英雄。
(95)
我只有这一生,这一捧血,这一把骨头
一次次地把骨头抽出来做成灵魂的方舟,一次次用血液把它涂抹成赤红,它能载我渡过茫茫大海的惊渡,靠在你妖娆起舞的小岛么?
(96)
用你蛇信子一样的媚态。用你的胴体每一寸闪烁的光焰。诱感我吧,我的舌头与肉体在双重的饥饿中。
在你强烈的风暴里,我会一寸寸地消融,而我只求在绝望的微笑中得到刹那的永生,让我葬身于你狂吻的风暴里。
(97)
我的一半在人间,一半在坟墓里。
我的一半在承受,一半在发泄。
我的一半属于自己,一半属于你。
(98)
做渔家人的儿女好吗?倒一船渔歌在你的手心.就是渔家人的定婚;点一湾渔火幕天席地,就是渔家人的婚床;强悍赤裸的身躯结成鱼网喷火的花辨。就是渔家人的交欢;一群游鱼抬着我们走向大海的深处。就是渔家人的葬礼!
(99)
你路一条铺满了鹅卵石的河滩,蛮荒的穿着树叶的人们,用竹杆变成的鱼钩着一条可能上岸的小鱼为了让他们迅速赶上现代的社会,你在夜之问,将满滩的鹅卵
石,点化为赤足的黄金!
(100)
你把胸膛贴近大地,泥土与种粒谛听着你的心跳,生发出浅浅的根系:孩子们用柔嫩的小手抚摸你的乳房;几束稻草包裹的老柿树也在你的呼吸中开出黄花;浪迹天涯的我,衣衫褴褛。今夜在你的胸膛看到了亮过一切灯火的山村的月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3:17 | 显示全部楼层

(101)
在你狂热的血液中泅渡的我,是一个不羁的分子,当城市的人们在拥挤的棱群中失去了天空。我给他们看我领着一群咆啸的猎犬在森林中散步!
(102)
我行于一座废弃的古老的城堡,那曾经金碧辉煌的宫殿化为瓦砾。那曾经血淋淋的怒火归于尘埃,那曾经想改变秩序的帝王的呐喊亦悄无生息。
只有你的目先之下,依依绿草,依然从四面八方涌入这座城堡,象必然地一个生命诞生的前夕,你是一切秩序的秩序。
(103)
在一个漆黑的浑浊的世界,每一种选择都是痛苦的,但黑夜总在选择光明,浑浊总在选择清纯,突围的铁骑是回旋于我胸口的交响。
今夜,被恶魔肢解着躯体的我,仍在选择着最初的良知,仍在盼望着在来日的窗前你送来一朵冰清玉洁的浪花!
(104)
谎言如何能附丽我瘦弱的神经,我怎能停止真实的诉说。
我虚伪、憔悴、怯弱、却对你充满欲望。
(105)
我时常记起短短的红尘中,陪袁一起流泪的人们,那些善良的眼睛,在我独困幽笼的日子里,在那梦也稀薄的紫竹园。是另一种崇高的拯救。你相信吗。真心的流泪就象茫茫雪野上一场冰清玉洁的舞蹈,闪烁着人类最初的光芒。
(106)
你引领我,一个叫做乞丐的诗人进你的花园。我惊恐,慌张,我说:“在我富有的时候。从来得不到你的恩宠,为什么我做了乞丐,还能走进入你的花园。”
你说:“因为你的诗篇不论在你富有的时候,还是在你成为乞丐的时候,都能在人间流传,这才是我领你进入我花园的原因。”
(107)
一座玲珑的水乡,飘着我划红船的新娘,燕子低飞时节,她的浆声恍若你的呢喃,一道向阳的山坡。站着我守护桑树的母亲,红透了的桑林,她的微笑恍若你的光芒。这些记忆是我手捧的永恒的露珠,穿越高山,峡谷,沙漠。
(108)
春的青草铺满了峡谷两岸,每道岩石都在浩大的绿的抚摸中。白云一朵朵地飘来与它拥吻,溪水潺潺地流向远方。
这是一个可以留下来的地方,可以跪在青草柔软的心脏,缝补一个又一个圣殿的残梦。
(109)
我枕着一块岩石进入梦乡,你领着一群狼群来到我的身边。
你推醒我,点起一簇篝火,与狼群们一起固坐。
你颂读我草叶上的诗章,清脆的声音象叮当的山泉,吐纳的香气如春夜的微风。
我与狼群们都沉醉了。
我在火焰熄灭之后,加入狼群们的行列,跟着你的裙袂走向遥远与欢乐。
(110)
雨季的邮路浮起一朵朵白色的玉兰。象我远方的妹妹冰清玉洁的脸庞,又象开往你的圣殷的纯洁的脚印。
我的命运象一封无法发出的信,将自己的心越装越紧,却不知发向山清水秀处的妹妹,还是天高地远的你。
每一场雨,就象下着根根银针,我再次在雨声之外,沦为诗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111)
繁华地带的风口,越发苍凉,城市的建筑感到真正的饥渴时。得到了满口的灰尘。
高高的霓红灯下,我的影子被风拔起时。是城市的一颗流弹。
(112)
沙漠的心脏,你坐在一道锦帷中,弹着马头琴上的骊歌,锦帷上升起火红的花冠平息了所有的火热,我静静地在你的身边渡过今夜。
你问我:“为什么这里的驼铃天底下最响。”我说:“因为这里的风沙天下最大。”
你问我:“为什么这里的情歌红红火火。”我说:。因为这里的树木最难发芽。”
你拔弦一笑,赠给我一首柔丽的乐曲,我带着微笑进入梦境。
第二天我向你告剐,你问我:“送给你一床飞毯.飞出这片沙漠好么。”
我急忙辞谢,我说:“你应该送给我最大的风沙,最难发芽的树木,我的去向是收获灿烂的驼铃与火红的情歌。其余的,不是我所需要的。”
你捋花一笑,卷起一场漫天的风沙,送我上路。
(113)
我路过一座无名的城堡,这里有一座魔方似的高台,不知是谁的所赐,多少代的哲人与大师在高台上宣讲过他的教义与经典,引得台下一次次人头攒动,而今,这座高台竞不能承受每一位大师的哲学,再有登台演讲的人,演讲一开始,高台就会倾斜,倾斜,一直使大师从高台上摔下来,在万众的惊恐中掉新筋骨!
今天,你来到城堡,仍旧是经典的演讲,纯粹的哲学,你没有登上高台,而是坐在人群中间,万众将你围绕在中央象一朵硕大的红莲,你的光芒象从莲心向层层的花瓣盈盈浸透.你与人们浑然一体。
(114)
在你的圣殿,一位国王象豆腐块一样地脆弱,一个富翁象雪人一样地消溶,而新生的婴儿第一声啼哭,会象神鹰的俯冲一样响亮。
(115)
我们的进化使自己的建筑比虎骨还要坚硬,我们一天天往在猛虎的心脏,日益残酷、狠毒,对同类张起尖锐爪牙,如同虎类。
静夜的风中,我听见楼群中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象幼虎绝望的呻吟震颠于整个山谷。
(116)
——“为什么你要选择终体的流浪,为什么你总要陶醉于悲剧之中,为什么你总是节节失落。”
——“终生的流浪难道不是一种幸福,陶醉于悲剧之中难道不是一种欢乐,节节失落难道不是节节拥有。”
(117)
直到世界未日,我依然埋着头.去捡拾每一片文明的碎片,缝补过失的人们,践踏的地球的伤创。
我最后的劳作.将受到魔鬼们的嘲笑。而我手指上渗出的每一滴鲜血,都将得到你的尊重。
(118)
一道雷电劈开一道山崖.我的道路,仿佛没有了神的庇护。
蚂蚁们惊惶地在一起.走向山外。
我坚持要做的。是在这道劈开的山崖间植入花朵与松树的种子。
(119)
梦中,你飞起一道红袖。让我踩着它在水面上飘飞。一只只鸟儿在红袖上降临。一朵朵花蕊飘满异香,我想这鸟儿在集市的拍买中可以卖出亘古的价格,这花蕊的异香足以使人一掷千金,于是我拼命地将鸟儿抓在怀中,不让一朵花蕊飘落水面,我望着天空,贪婪地祈祷更多的恩赐,我极度兴奋。
忽然,你一甩红袖,将袁猛地抛入水中,我除了一身冰冷的水什么也没有得到。
(120)
尊敬的皇上,把友逐出你的皇宫吧,我做事毫无规则,我对你的秩序没有知觉.我充满主见,充满热力,并对你最钟爱的妃子充满幻想。
把我逐出你的皇宫吧,把我贬为沙漠之中的一缕孤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4:04 | 显示全部楼层

(121)
沙漠中的我为突然而降t洛的一场丞雨,将全身洗擦出一道道淋漓的鲜血。
扼守长夜的我,为最后一首长诗的告终。疯狂地挖出了自己的眼球。
我的身体也是献给你的一部分,在创造的煎熬中,不惜渐渐残缺。
(122)
我是一个孤独的伤兵,从战场上挽着一只空荡荡的袖子回到漆黑的小巷,我没有成功、没有奖赏,我将从此在陌生的目光中乞讨剩余的生命,象一片飘落的叶子。
你依然送给我一些芳草萋萋的好梦么?这唯一的梦乡仍能在残雪之上发芽。
(123)
电闪雷鸣的雨夜,我突然冲向户外,滚动在积水的青草上,疯狂地咬噬根茎,浑身一片泥浆。
你知道吗?就在刚才的一个梦中,我梦见战场上的兄弟变成了一匹匹人面的饿狼,咬噬我的身体每一块肌肉。
(124)
我手持一把闪亮、的刺刀,开始了一次屠杀,腐烂、脏肮的面孔在我的刀下象败草一样地划去,鲜红的血液洗亮了每一寸青砖碧瓦,我久积的欲望,我遭受切割的人性,正在疯狂的屠杀中得到复苏,弱者的呻吟加剧了我的笑声,我用刺刀翻开一页滴血的历史。
深夜里,我静下来,看不见来路,就坐在哗哗的血液中扑向你不可能挽留的天堂。
(125)
你不要夸奖我,不要为我建筑英雄的丰碑,我只是个胜利的刽子手,侥幸的复活者,如果你还有奖赏,让我去与我的情人在海边的咖啡馆喝完所刺的半杯玫瑰色的如啡。
(126)
你看。这些我自己创造的炸药,这些我自己设计的工事,这些我自己定下的战局,最后将我困于这绝壁的石窟,最后让我喝着自己的尿与血液渡过酷热的夜晚,最后让我象野狼一样在冷月下发出凄厉的呜叫。
(127)
一朵倍受冷落与歧视的野蔷薇怯怯地把一缕香魂送与你,传说中高傲而冷艳的你能够接受吗?
(128)
我是一位伤残的战士,在鲜血即将流尽的瞬问,我突然站起来对着一位护士头上白色的发夹大声喊道:“我要活着,我要为初恋的流水明亮地活着,我要为数过的星辰明亮地活着,我要为恋人发髻上的花辩明亮地活着。”
(129)
我们低着头走进土地,高梁们扬起尖锐的鞭子抽打我的叹息。
我想我必须站起来修复筋骨,面对高梁地外到来的风暴。坦荡荡的高天厚土,没有怯弱的我躲藏的地方。
(130)
村庄村已经毁灭,最后的种了已经毁灭,伤残的士兵布满了焦黑的家园,腐烂的气息在井水里飘飞。
“最后的希望,神,在你的神谕手心么?在你的怀中么? ”
“不,在可能到来的一场忏悔的洪流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121)
沙漠中的我为突然而降t洛的一场丞雨,将全身洗擦出一道道淋漓的鲜血。
扼守长夜的我,为最后一首长诗的告终。疯狂地挖出了自己的眼球。
我的身体也是献给你的一部分,在创造的煎熬中,不惜渐渐残缺。
(122)
我是一个孤独的伤兵,从战场上挽着一只空荡荡的袖子回到漆黑的小巷,我没有成功、没有奖赏,我将从此在陌生的目光中乞讨剩余的生命,象一片飘落的叶子。
你依然送给我一些芳草萋萋的好梦么?这唯一的梦乡仍能在残雪之上发芽。
(123)
电闪雷鸣的雨夜,我突然冲向户外,滚动在积水的青草上,疯狂地咬噬根茎,浑身一片泥浆。
你知道吗?就在刚才的一个梦中,我梦见战场上的兄弟变成了一匹匹人面的饿狼,咬噬我的身体每一块肌肉。
(124)
我手持一把闪亮、的刺刀,开始了一次屠杀,腐烂、脏肮的面孔在我的刀下象败草一样地划去,鲜红的血液洗亮了每一寸青砖碧瓦,我久积的欲望,我遭受切割的人性,正在疯狂的屠杀中得到复苏,弱者的呻吟加剧了我的笑声,我用刺刀翻开一页滴血的历史。
深夜里,我静下来,看不见来路,就坐在哗哗的血液中扑向你不可能挽留的天堂。
(125)
你不要夸奖我,不要为我建筑英雄的丰碑,我只是个胜利的刽子手,侥幸的复活者,如果你还有奖赏,让我去与我的情人在海边的咖啡馆喝完所刺的半杯玫瑰色的如啡。
(126)
你看。这些我自己创造的炸药,这些我自己设计的工事,这些我自己定下的战局,最后将我困于这绝壁的石窟,最后让我喝着自己的尿与血液渡过酷热的夜晚,最后让我象野狼一样在冷月下发出凄厉的呜叫。
(127)
一朵倍受冷落与歧视的野蔷薇怯怯地把一缕香魂送与你,传说中高傲而冷艳的你能够接受吗?
(128)
我是一位伤残的战士,在鲜血即将流尽的瞬问,我突然站起来对着一位护士头上白色的发夹大声喊道:“我要活着,我要为初恋的流水明亮地活着,我要为数过的星辰明亮地活着,我要为恋人发髻上的花辩明亮地活着。”
(129)
我们低着头走进土地,高梁们扬起尖锐的鞭子抽打我的叹息。
我想我必须站起来修复筋骨,面对高梁地外到来的风暴。坦荡荡的高天厚土,没有怯弱的我躲藏的地方。
(130)
村庄村已经毁灭,最后的种了已经毁灭,伤残的士兵布满了焦黑的家园,腐烂的气息在井水里飘飞。
“最后的希望,神,在你的神谕手心么?在你的怀中么? ”
“不,在可能到来的一场忏悔的洪流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131)
仿佛是受着生存的绑架,我站在穷人的屋檐下,我已经被自己俘虏,那样地彻底,毫无力气。
我的艺术呢?就是傻傻地将翘起的屋檐想成峻峭的悬崖,把屋檐下的落叶声想成悬崖上爱情的私语。
(132)
我的一扇锁着的门,只能被你的纤纤的身体打开。你穿着花瓣的衣裳。
当你进入我的内室,我一生的布置纷纷溃退,我沸腾的血液超越沸点而散为氤氩。我就这样绝望而美好地死去。
(133)
每一地的每一座小镇,都似乎有一些似曾相识的身影擦肩而过,象曾经爱过的姑娘的债影,象一次战争中死在山梁上的灵魂.他们至今还在这山山水水每一个可能的转弯处,静静地活着,与袁擦肩而过。
每一次我都这样惊喜地回头,在神的光芒抚慰的人间路上,一切都没有死去。
(134)
我的灵魂的谷底,写着一首冰冷的诗,魔鬼们把它砌成一道道没有血色的通往地狱的台阶。冻止了我流淌的血液和泪水。
你会踏着暮色凝重的路途走来呢?带来所有喉咙里长满刺刺的白鸟,带着所有可以扔给我的锁链,镣铐与烈火。
就让我灵魂的谷底。成为你的战场。
(135)
我不是你的宫殿中一尊无言的木雕,我是稍稍停驻于你的心脏的叛逆,思想的火焰已烧毁了我的头发,你仍然把我受伤的眼睛比作远天的星展。
我将在你雪白的墙壁下,以痛快的哭泣作一次漫长的忏悔,然后穿上黑色的衣裳,戴上黑色的面纱。翩翩走向滚滚红尘。
(136)
命运总是这样,让我们相识在凄雨冷风的夜晚,把彼此的寒冷凝成温暖,而命运又总是这样。让我们分别在暖花开的清晨,把彼此的温暖散为寒冷。
我将扼守这样的行程,永远地爱你。
(137)
每一年摇响那一只年少的风铃,你都能听见那最初的爱的挚语么。
每一次风帆泊于你最初的温柔,我沧桑的枕边就会有柳绿花红。
(138)
我在被吞噬的时候,我在无边的干涸之时,依然想着一务静静的流水边,结满红桃的树下,我们羞涩的圆圆的初吻。
这是一种永恒的安慰。
(139)
我是一头疯狂的咆啸的野牛.我的心河的源头冰川林立,我的咆啸在万仞的.落差中奔腾起一万条尖锐的特角,冲破岩石,越过戈壁,骄傲地向你表白我浩瀚的爱情。
(140)
我行走的世界一切都可以颠倒过来,比如高贵与低贱,贫穷与富有,洁净与肮脏,上层与底层,仿佛是一双双的手,在红尘中坚持这个倒置的工作,拔弄着苇草一样的人们,它有时将我倒立,用倒立的眼光看一次世界,发现无穷无尽稀奇的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5:16 | 显示全部楼层
(141)
我在月亮升起的时候等不到你。
我在春夜迷人的路灯下等不到你。
你总在我迷失方向的歧路上来找我。
你总在我血液即将流尽的前夜找到我。
(142)
在你的圣殿,我听见一只老鼠说:“我要变成人,我也应该变成人,什么也不能封锁我的前途,什么也不能。”
你说:“有一些前途,其实是肮脏的河流,森严的监牢、黑暗的地狱,是不值得去争取的。”
(143)
我把我沙漠中的日记铺在沙棘树上,你说可以点化为绿叶。
我把我沙漠中的日记铺在沙粒上,你说可以点化为青草。
于是我想,我在沙漠中躺倒,你可以把我点化为一务河流么。
(144)
——“思想真令人伤痛。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却常常在问,我是谁,我是谁的孩子。我与同件们一起平安、和乐地生存,却常常说,看他们多么自在。思考使我总象一匹巡视于都市边缘蒿草丛中的狼,又象一匹永远若隐若现却怎么也抓不住的野马,我真的要放弃了。”
——“这恰是你生命的所在,感觉伤痛的时候,时间在陪着你,有时对世界的舍弃比占有更有价值。”
(145)
魔鬼们在说:“我要毁掉阳光,象毁掉一丛丛绿树。我要毁掉你们的快乐,你们的快乐就是我的枷锁。”
但在你撑起一把雨伞与魔鬼们搏斗时,我看见他们潜人雨中的根须,象一只只洪水中的蚂蚁。
(146)
在必然的崎路上,你是路过我的第一人,也是最后的一个人。
我们紧握的手,可以推动地球。
(147)
请接受每一位残疾人写给你的和着泪水的信件,请尊重每一滴泪水的重量,在疯狂的扼杀中直立起的人性的光芒,是人类的脊梁。
(148)
你要写一封长长的信给我,让我更多的时间沉浸在幸福之中,别让一颗寂寞的灵魂,这唯一的愿望都陷入世间疯狂的扼杀。我已害怕每个人都在忧伤中生活,把所有的赞礼都刘在冰冷的坟墓上。
(149)
用你毒蛇一般的手臂勾住我的脖子,用你赤红的罂粟的嘴唇封锁我的呼吸。在我宿命的祭坛上,我不要做一只温顺的羔羊,让我们互为烈火与干柴,在筋骨与吻的脆响之中熊熊燃烧。
(150)
你永远是一朵洁白的蔷薇,开放在我曾经飘摇的心中,直到青藤架上的幻梦都化作远天的白云。直到冰川季开始融冰,直到海水淹没了大片大片的陆地,直到我握着最后的一株青藤攀援绝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151)
我想脚踏天山之顶,摘一颗北斗星点缀在你的桂冠;我想潜入泥土,化作一只蚯蚓为你献歌,今天我忙忙碌碌,因为不能将心放在极限上释放而感到空虚。
(152)
千山万壑在我的眼底升成浩瀚的浪,流浪者象一只只浪尖上盘旋的白鸟,山林中的荆棘可以把每一段往事刺出一滴血,波浪击落一枚金色的鸟翅,在袅袅的水雾中跌落心脏。
浪尖上的我,是你的复仇者,因为你的一滴泪水曾在千山万壑间悄悄地滴入无名的深谷。
(153)
一张张巨大的网扑向你山林中的飞舞,他们用鲜血与残忍结成了最坚实的网无处不在,你的红袖问藏着多少魔力,在那网的阴风的抖动中,放出一对对愤怒的惊
雷。
(154)
让我与你一起战斗。我的爱就是为了战斗。为了在生生死死之中,与你穿过自私、残忍、贪婪、恐怖、屠杀的壁垒而址生命之花浸透于本原的雨露,并让它洗刷我们的眼睛与筋骨。我们纯洁的战斗会让爱之梦在每一片静静的山林发出新芽。
(155)
我摘取了一颗颗罪恶的头颅,我穿过一团团涌起的黑雾,穿过燃烧的沙山。直向你居住的大海的深处。
我如此地不能自己,急切地向你控诉。
(156)
提着你在深山中为我磨了几千年的刽,我独立北风萧瑟的旷野。雁群瘦弱的影子在刀锋上划过时,扔下一声凄厉的呜叫。
我提着你的剑奔跑,我恨你没有带给这把剑的灵性,可以在刽面上映照出每一个心脏的黑与红,于是我第一个剜出了自己的心脏。让你看到我的速惘。
(157)
当我看见你在花丛间沐浴,我想获取你晶莹丰腴的肌体;当我在你的宫殿中打坐,我想占有这里的一切奇珍异宝;当你将我送入铁森森的地狱,我仍在想。是否可以把铁链拿到集市上卖一个好价。
(158)
我的脆弱来自对燃烧的压抑,我是一块不能充分燃烧的炭,只能给世界带来一些嘶哑的烟雾和败落的火花,象终年泊在湖边的那一支嘶哑的曲子。
把我送到你的烈性的火炉中吧,我的女神。
(159)
一段软绵绵的骊歌飘在华灯初上的街道上,满含着爱情的蜜汁,仿佛把街道都铺上柔软的地毯。
而我看见一个流浪儿走过时,他在饥饿的驱使下伸出的双手只握着一串冰冷的目光。
(160)
我相信改变,相信人类不断的迁徒,相信灵魂永恒的漂游;我相信撒哈拉沙漠有一天会成为绿洲。相信喜马拉雅山有一天会再次陷落为海洋,相信你会捧着一支玫瑰接受我的爱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5:55 | 显示全部楼层
(161)
罂粟花开放在城市的骨髓。整个路灯象人们的眼睛一样疲软,一高一低向梦幻的高峰潜行,城市象长满了翅膀,又象系满了铅灰色的云。罂粟花冷艳而狂傲地开放着,在楼群的陷落中扬起微弱的满足的喘息。我们象一团揉碎的浮萍。
(162)
我凝视婴儿红润的脸庞,扑闪扑闪的眼睛,象洁净的天使。
而我却担心门外的风沙会卷过来,一场冰雹会袭过来,一些劣质的水会流过来,还有一些摇摇欲堕的建筑露出恐怖的裂缝。
这些设想使婴儿红润的脸庞剧痛着我的心。
(163)
什么也不能打斯一个诗人的创作,什么也不能阻止一场暴雨的降落,饥饿不能、因顿不能、封锁不能、压抑不能、牢狱不能。
什么也不能,我只能在躯体上一天天地打烙着诗的印迹,这使我在痛疼的兴奋中赶赴无尽的高潮。
(164)
我出生于怒火之中,我的生命要向极限发出无畏的挑战,一次次将自己逼入绝望,是对自己的残酷,也是对自己的拯救。
(165)
山地的庙里,我跟在母亲的身后,对着佛像乞求着模糊的未来,门外,一群群饿狼在白色的花蕊间啜饮早到的露水。
女神。我能祈求到什么呢?
(166)
魔鬼们举起一面魔镜,照着我们、照出我们曾经的岁月中每一点肮脏的情节,比如自私、比如淫乱、比如偷窃,他们以为我们获取了对方的阴暗之后会彼此成为陷阱,而相反地,我们更加清楚地了解了自己,我们更加完整地拥有了对方,我们的唇再次吻在一起时象一片片花辩飘浮在永恒的钟声之上。
(167)
风从海面上驶过,一只云中的凤凰飘落在你吹箫的殿宇,你的大海中央的殿宇啊,穿梭着游丝般湿润的空气,催开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象蜜峰们跳舞的音阶,海水那么殷情地日夜为你的小岛绣着花边。
在你的殿宇,我是长跪在台阶上乞求你一吻的羔羊。
(168)
你把我的往事封存起来,封存在一个晶莹别透的罐子中,盖上柔软的羊毛和黄金的盖子。你说,这些封存的往事,九百九十九天之后就是一罐醇香的美酒。
到那一天,你叫你的仆人兴致勃勃地打开,却发现我的往事的罐子里只是一汪黑色的血。
(169)
我走到一个怪异的世界,蜗牛在天空飞行。云雀在水中游戏,一只羊赶着一群牧羊人。
(170)
我在一座炎夏的小村边栖息,一个发上挽着香梳的姑娘用荷叶为我挎来一汪甘洌的井水,她说:。过路人,喝吧。”
她的眼里.闪烁着神的光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6:16 | 显示全部楼层
(171)
我背着我的吉它,从小镇出发,从海口出发,从北极出发。
我闲着眼睛歌唱,在马车上,在风沙里,在天涯海角的石上。
我独享苦忧之巅的柔乡,在星辉里,在清风中,在你的眉心。
(172)
我爱情的号手,竖起的:争舟零森林挥起的手臂,耸入云霄,太阳之门彼打开,浩瀚的光之水涌向天边的舟帆,一朵朵浪漫飘舞的女神之花撤落,与大江托起的长梦在空中相遇。
(173)
我将扼守最美好的期待与幻想,在你的门边一言不发。
我已经敲开了无数尘世的门,每一次门开了。我的心却碎了。
(174)
一只折断翅膀的雄鹰,仍在月夜的风林上展示生命最后的舞蹈。
一只即将沉没的木船。仍在浪高的海洋上挥舞一只利刃的木桨。
我永远看不到末日!
(175)
我等待你带来一场大雪,封锁我所有的门窗,我就在你冰砌的心脏里,忘掉黑色的咒语和尘世的忧伤,那里诗歌安祥地冬眠,喷不出一丝火焰,我的呼吸也没有了风的嘶喊,雨的急促,我将象冰层下的湖水,做你雪下宁静的居民。
(176)
这一晚.人们头顶的月光突然变成了桔红色,你口含的叶子纷纷化作金色的环佩飘落在大街小巷,我说:“人们啊,快去捡拾女神的恩赐?”人们却表情木然他们在反复低贱的生活中不相信奇迹,我第一个冲出去,我在女神的赐予中感到内心回荡着甘洌的露水,我获得了透明,而人们再次走出去时,女神倏地收回了她的光芒。
(177)
我们赤身裸体,头上带着杜鹃花,乘着一叶金色的圣舟,在浪尘上飞越,飞越生死,飞越宗教,在大山中开出隧道,在大河上架设桥梁,在黑夜里亮起灯盏,在婴儿的啼哭里洒下露水,在生命的交欢中落下红雨。
(178)
红扇如翅,兰花如锦,红衣翩翩,翩翩若仙,你似是从五月的水边而来,你似是从天堂的星野而来,芳唇炙然,微笑温存,百鸟的音乐由你而浩瀚如湖,我的心哟,踮起小小的脚尖。如一只只湖水上舞蹈的白天鹅。
(179)
那夜我们在冰冷的大地上,描绘着最崇高的火焰,我们没有一个火炉可以依靠,却永远地记住了彼此的眼睛,象冰雪一样地闪亮。
(180)
你让我偎在你柔软的胸口,稍稍地休憩,太多的日子,我以我的忠贞写诗,却换取人世间的仇视.我栽种果树,在溪水里架起水车运送丰收的浪,却换取人群的冷漠,而今天在你柔软的怀中,我深信我什么也没有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武穴信息网 ( 鄂ICP备08001667号-11 )

GMT+8, 2019-12-6 06:50 , Processed in 0.171601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