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楼主: 郭德军

[公告]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第十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想赖在乡间不出来


文/ 樊晓璇


其实怀念过去,也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生活。时间如筛,留下的都是发自内心的惦念。那些儿时的欢乐趣事,那一段段难忘的成长截屏,被我深深眷恋着。


回乡,这个很朴素的字眼,让我想起八十年代的流行歌曲《在那遥远的小山村》,花季圆脸少女朱小琳演唱,录音机不停播放,还有经常被卡住的磁带,真是名副其实的卡带。属于我的小山村座落在梅川,全名"广济县梅川镇南泉公社方元美大队樊家塆",我爹的出生地。单看名字意境就极美,开有梅花的山川,有山有花有河流。




每年我都会回乡一次,多半是清明祭祖,随着姑姑;也有纳凉避暑,跟着爹。回乡之前的那个夜晚真是让人欢欣雀跃,倍感期待。对小小的我而言,那将是一次通往远方的旅行,因为可以看到新的景物,听到新的声音,闻到新的气味,连空气的冷暖感觉都是那么不同,因为所有的小女孩都在幻想远方必定有故事。即使清明时节雨纷纷,我也丝毫没有感觉路上行人欲断魂。回乡了,我们总是会挑一个阳光灿烂的好日子,坐上稀罕的汽车(有时敞蓬),摇摇晃晃,边吃边笑(吃食多为甜甜的云片糕、涩涩的青苹果、简单包装的水果硬糖之类),一不留神,就抵达了目的地--梅川镇,时间已近中午,大人们心情倍爽,会在车站附近的国营食堂,买上几个肉包菜包或是油条或是馄饨犒劳我们,得亏姑姑年轻时也是吃货一枚。她带领着我们几乎吃过全广济最最美味高大上的零食,什么新鲜买什么,什么时髦来什么。如此对比,我更对母亲的落后守旧倍感痛心疾首。


接下来就是漫长的大约十里步行。乐趣全在于此,阳光如此明媚,日头也不毒辣,轻风习习,顺便飘来牛屎青草的湿润混合芬芳。放眼望去,大片的菜花金黄,时有蜻蜓蝴蝶飞舞,偶见农人翻田犁地,还有牧童骑牛从面前缓缓而过,沿途分别遇到年长故人时,必定是在田间赤脚大呼:"梦君,都回了?"那条长长的归乡之路,石子沙砾铺就,蜿蜒却不曲折,带着希翼,沐着芳香,裹着温情。近了,看到那条用于灌溉的水渠了,再近了,看到塆前的那棵粗壮大榕树了。从前呀,几乎每个村庄都有一棵标志树,比如张艺谋电影中的山楂树,少女时代的我简直视它为梦中的橄榄树。




七八十年代的农村不似如今空泛少人,那时牛哞羊咩,炊烟袅袅,四世三代同堂比比皆是,除了双抢时节脚不点地之外,其余时间人们大多绑在一起,倒也蹉跎自在。其实,塆中除了一个细爹之外,(爹的同胞亲弟却一生鳏居孤独)我们别无至亲,但村民们热情纯朴,纷纷相邀,去他们家中食寝,倾出自己所有,毫无保留,你家的鸡,她家的蛋,去大队部割肉,来自留地摘菜。最神奇的是,我们借宿在远房亲戚付英嫲家中,门前有口小水塘,只听她一声令下:捉鱼去!她那正值风华正茂的二儿子连忙起身,拿上一根鱼叉,猛地向前一扔,像投掷标枪一般,不偏不倚,叉子在水中立稳,近前一看,叉下居然牢牢地定着一条又肥又大的青白色鲢鱼,还在那里摇头摆尾,徒作挣扎,看得我啧啧称奇,见识了除钓鱼、捉鱼之外,还有一门手上神功:精准叉鱼!


鲢鱼在泥炉柴火的烘烤下,以本地特辣青椒作伴,配以冰凉的井水,再一同经过油锅的弥久煎熬,便成人间绝味。烹制食物真的需要诚心和爱意,忘不了灶台边付英嫲的盈盈笑脸,经她之手端上来的蒜泥茄饼、豆芽炒肉,红烧瓠子,清炒豇豆,总是那么紫黄绿红与众不同,清一色鲜嫩柔辣,由此永远定格了我成年后饮食的重口味。那时豆腐并不能常吃,付英嫲特地上门提前招呼某人之后,第二天才会被送货上门,见着它们,四四方方,灰白硬实,放在贮有水的木桶里漂着,或煎或炖,成为待客之重头菜。米饭会被滤出粘稠乳白的汤来,米汤或加糖饮之,或被煮成香香的锅巴粥。在我看来,乡亲们留下充当自己口粮的大米必是极好的,否则我吃进嘴里舌头怎么打不了转,直接吞咽?早餐时,付英嫲会十分豪气地给我们下一锅米粉,里面卧着一溜白中带黄似乎不愿入碗的鸡蛋。这种米粉当时被称作折子粉或排粉,经过特殊发酵工艺,没有任何食品添加剂,入口酸爽,筋道十足,流行于蕲春松阳梅川一带。几年前张先生曾特意托熟人购买,现超市有专卖,取名为蕲春酸米粉,女儿吃了直皱眉,儿子尝了连说好,真是各花入各眼,而我,偏就迷恋那不时冒出的若有若无隐隐约约的酸腐味。如今每每当我端坐家中独自吃下不成条的酸米粉时,我清楚明了自己品的是童年,尝的是年少,它口口滋养着我的心灵。




泥砖瓦房之后是一小片山坡,地势略高于住宅,种着一块茂密的竹林,雨后犹显青翠欲滴,春天时地底下会接二连三探出一个个笋尖,春笋佐菜倒是有些滞涩,后来有人教导可将笋片放入八角、茴香、桂皮、花椒等卤水中,连同猪肉鸡蛋一起烹煮,味道十分鲜美香脆,是下酒之佳肴。汤足饭饱之后,就是五朵金花与村里大大小小孩子们游戏嬉闹的美妙时光。乡村广阔天地,任由奔跑,那些在乡村生活过的人有着充满底气的幸福。


白天的阳光,执着地投射;地面,滑湿绵软,覆着了幽然的绿苔;一些蕨类植物,在茂盛地滋长。菜园,扬起粪香;青蛙,鼓着腮帮;种子,被压弯了腰。捆了芝蔴,摘了绿豆,剥了棉花。跟着二妹三妹姐学插秧时蚂蟥喝过我们腿上的血,小伙伴们牵手合力抱过那棵粗壮大榕树,挤上乡间大路那台突突作响的手扶拖拉机,放眼世界,真真是山水在胸中。夜幕低垂,拍拍放不了几个台的黑白电视机,意犹未尽之后,搬着竹床门板抢着去睡那堆满谷垛的稻场,追着一些发出幽光的萤火虫,仰天数着永远叫不出名字的大小星辰,听着樊大小姐口吐莲花,讲述着节奏感极强的鬼怪妖魔之事。那些在我自然醒来之后不知哪里冒出的"咕咕,咕咕"的叫声,一度被我认为是婉转的布谷,后来有人纠正可能是鸽子在歌唱。




我回忆的画风如此真实、敦厚且诚恳,即便是当初一些残留在脑海之中的脏乱差,如今俨然已经蜕变成为心中永远的丰沛与温暖。所以,我说:回乡去吧,亲们,去广袤蔚蓝中,觅两朵和你一样的花,因为只有你鲜艳了,日子才不会凋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纪末的日记

文、郭德军

当岁月的魔指一次次要将我点化为黑色的化石。你却一次次逼出我内心深处沸腾的岩浆。
——题记
(1)
只有你来敲门,敲落一个正在忧伤的梦,枯黄的门上突然出现了一幅红色的画,一方池塘,一株桃花,桃花下一间红红的小屋,我起身开门,你又风一般地走开,这天正是我启程流浪的日子,我的目的只是进入你留下的一幅画。
(2)
白云从那边走过来时,你就把她撕成雨滴,撕成黄花晶亮的衣裳。
我想栽种满山的花朵,但我只有瘦弱的手和尖锐的锄头,把土地和根刺痛,把花朵最初的家园改变,我陷入迷茫。
黄昏时,你从山的那边走过来,告诉我说:”静静地做一个梦吧,在梦中,我会把你的双手变成闪亮的雨滴”。
(3)
桃花盛开的时候,我正在你弯弯的山道上行走。孩子们一群群在跳跃、游戏、猜想一些花朵的名字,我忽然觉得,我破旧的车辆如一团破烂的垃圾,从落满鸟语的地面驶向荒芜。
你的土地很柔软,沁透着绿的馨香和红的质液,总象薄冥散去的早晨,圣洁的红霞,总象晨鸟飞旋之时,初生的婴孩。
艺术是流浪的,我从你的土地上走过,并把你的美丽带到我走过的地方。
(4)
一个追求者说:“神,如果我死去,请为我选择一片遥远的沙漠,这嘈杂杂的人世间没有葬我的地方,沙漠天国,是我久远的理想,在那里死去,化一缕烟也直,化一捧沙也金黄,在那里死去,我以最赤裸的身躯,迎候鹰的叼食。”
(5)
我到遥远的沙漠,购一只金黄色的驼铃,向浩瀚的沙漠摇响,我听见你的声音;我到沙漠的中央,捧起沙粒,跪拜明月。我听到了你的声音。
绿色不曾回来时,重返废墟,与苍凉对话,是我很悲壮的梦想。
(6)
骄傲吧,赤裸的冲浪者,浪尖上的飞鹰。
咆哮吧,大海的精灵,雄浑的乐章。
我们的乐章还刚刚开始。大海的歌唱永无终止。
(7)
你刺瞎我的眼睛吧,当我做完了一天的工作,损害了发展,毫无收获,这种罪恶让我以失明去承担,失明后的我,也许可以静静地修葺一座音乐的花园。
(8)
我的胸膛里泊着一枚宁静的月亮,有梦的时候,我已经活在了天堂。
我的胸膛里卷起一片蓝色的风暴,梦醒的时候,我呼啸于地狱的内核。
(9)
我们在大地上交欢,我们赤身裸体,卷过千山万水,平原峡谷。
我们交欢的大地。挂满红色的灯笼,圣洁的露水从花朵的未梢升起。
(10)
暴风雨过后,天边垂挂着彩虹,一住母亲来到一家药店前,她在暴风雨中走了很长的山路。她舍不得钱乘车,浑身都湿透了,鞋上沾满泥泞。母亲从衣兜里拿出一小叠钱,为家中常病的儿子买很贵的药,母亲一顿饭也舍不得吃,买了药,便象捧着至宝似地匆匆离开了小镇。
神就是这样的一位母亲。她的天空。再孱弱的孩子也是一道美丽的彩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38:43 | 显示全部楼层
(11)
幽谷中年长的一株香草,吐尽她最后的余香,山坡上一蓬瘦削的刺荆,在寒风中枯槁。深夜里,高处与低处的它们都在说:”我要做世间赤色的稚子,我要双亮晶晶的眼睛,我要颗鲜红的心脏,我要个洁白的初吻。”
(12)
没有你的日子,象孤零零肮脏的乞讨的孩子,象任人作贱的哑女,象一条停泊在枯港的破船。象一座阴森的魔鬼的宫殿。
有你的日子,象风暴中高举的闪电,象月夜里奔涌的大海,象塞上秋风中横飞的大雕,像一座怒海中爆发的火山。
(13)
皎皎的月啊,我如何宽整地将你拥有.从灵魂到内体,从肉体到灵魂,每一年的梦中,我轻捧你的杏唇。我轻吻你的云髻,我抚摸你的柔荑,可每一年的梦后,只有门前长江的流水,流着凄迷的传说,传说是一根看不见的冰冷的绳索。
(14)
黑暗的腹地,荒凉的山野。一群人在哭泣,白发的老人,黑发的妇女,幼小的孩童,他们跪在第一滴露起降的边缘,为远方的战争中死去的挚爱的亲人作最后的祭祀。此时,春天的黄花开遍了村庄扣庙宇。
他们脆弱的眼睛看不见你,你们跪拜于难言的苦难之中一言不发,此时,一个孩子摘了一朵黄花,用他红嫩的嘴唇轻轻地吮吸。
(15)
村庄弯弯的小道旁,浓密的枣树下,一群人围着一个布衣的画师,他从一座金碧煌的宫殿来到铺满青草的民间,他画着一张又一张你的肖像,你在碧海上飞舞,你在云朵中遨游,你在山泉边沐浴,你在阳光中入睡,人们把他的画贴到房前,屋后,贴到灶台,神龛,画师不知年月,不知疲倦,他休息的时候,也在出神地了望薄雾缭绕的远山,他睡去的时候,就梦见你拉着他的手走在白云深处。
(16)
这一年,这片大地颗粒无收,你不忍一位健壮的少年在饥饿中消瘦,就在星夜中将他带到了天庭。化作一颗星星。
这颗星星在天空中巡行,忽然,他听见大地上一间草房中传来熟悉的歌声。他闻到一个成熟的少女在园木桶中洗浴的气息,他看见了她的眼中悲恸的泪花。忽地他瞬间陨落,陨落在饥饿的大地,一颗流泪的陨石。
这一次你发现自己错了,就把这颗陨落的流星化作一片青青的水田,映着美丽的少年的情人。
(17)
牧群向南方,西风中迁移,父母贫瘠的手臂扶着车架。曾经的舞蹈.牧场和田园正被黑色的风暴吞噬。
路过你红顶的帐篷,你再一次拥抱我,你再一次亲吻我的胸口马头琴的图案,使我觉得末日的黄昏迟迟还不曾降临。
(18)
我生在一堆乱石之间,被冷酷的星空辉映千年。泪水与心跳已象石头一般固执,坚硬。
当你踏着涨起的春水,扑向凶险、邪恶与残忍最后的城堡,请你卷起等了千年的我。
(19)
因为我们还有激情,所以我们的亲吻能够翻腾起无边的波浪。
因为我习惯流浪,所以我离不开你。
(20)
你说,有一天我将到达你黄金的盛宴,那里聚集了哲学,恩想与生灵,那里最纯洁的阳光照彻每个人的心脏。
如果那天真的来到,我的神,请把你的珍宝赐给充满理想的孩子,决战和平的刽客,撒满蓝天的鸽子,我只要你赐给我一碗稀薄的粥,这是我一生追随的上陈的粮食,可以透明我的每一根血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39:10 | 显示全部楼层
(21)
天再黑,也有归人,山再陡,也有脚印。欲望吞噬了世界,吐出的骨头,便是诗人。
(22)
她是一个就要走入一座陵墓殉葬的少女,穿着华丽的盛装,她从几千年前开始了一次殉葬,复活后依旧周而复始地殉葬于各个朝代,她的身上已经有了好几代的尘积。这一次,她满身的环佩依旧五光十色,颤抖的音韵中,林中的一只孔雀展开画屏。
(23)
“既然巷角的篱院,有一朵为你开放的玫瑰,为什么还要远涉山水,飘零雪国,寻找一朵梅花;即然星空的一角已有小星的位置,为什么还要在浩翰的天字奔波流离?”
“我的一生都在追求一种我得不到的东西,仿佛是神的旨意,我活着就要追求一种令人疯狂的创造,仿佛是神的恩赐。”
(24)
谛听从瓷的破碎的声音开始,你割开我的伤口么,我看见秦砖汉瓦唐诗宋词都在瓷的碎片上发出凄美的寒光,我的伤口被风舔食。我看不见瓷的痛疼.告诉我还能为你做什么。
(25)
一座临水的村庄,凋零的梧桐与灰色的雕檐围成的一块空地下,走着一些斑鸠和驼鸟,低着头啄食几颗太阳的米粒,发霉的羽毛象沉重的往事。它们抬起头时,渐渐地显出一张张人面,象我记忆中熟悉的面孔,在沧桑的岁月中幻化。
(26)
乘着你的五彩云来接我,飞起你的九龙车来接我,感谢你赐予我飘游。感谢你赐予我飞升,我要随你飘游到太阳的故乡,鹰与雷电的家园,百花盛开的宫殿,圣贤相聚的乐土。
(27)
竹林间的金翅鸟,快停止你迷惘的穿梭,碧水上的微风儿,快停下你小巧的脚印,我们的女神,就要提着竹篮,来水边沐浴。
野百合的花瓣,快飘上蓝蓝的水面,晚霞的余晖,快铺下丝绸的红晕,我们的女神,就要挽起她亮丽的长发,来水边沐浴。
(28)
你是万仞风雪的绝壁,一朵雪莲的花蕊,你是万里飞沙的荒漠,一滴仙人掌上的露珠。
你疗治着尘世迷茫的眼睛,你来到每一对爱人的怀中。
(29)
美丽与善良就象一座平原上的小镇,没有黄金的装饰,只有四际稻浪刺绣的花边,只有人们温柔的羊群走成袅袅的炊烟。
这是你从大地飞往天宇的地方,也是你从天宇莅临大地的地方,值得我偎依着纯净的井水,居住一生。
(30)
有一位巫师,对一条水中的鱼儿说:“上来吧,鱼儿,离开你那贫瘠的水底,我已为你备好了黄金、美酒与宫殿。”鱼儿听了,便欣然上岸,去享受巫师的赐予,而他的末日,却正在来临。
神,我就是那条鱼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31)
有的人采了一些树叶,点化为一些金币,说:“人们啊,拿你的东西来交换”,人们看着金币,纷纷拿出了他们的东西,他们只换取了一些干枯的树叶,没有一点露水。
(32)
有的人因一刻不停地鞭打着奴仆而高贵,有的人因一刻不停地被奴役而兴奋,有的人因杀死所爱的人而快乐,有的人因过度的贪婪而终日饥饿,而我的一切,都在幻想中满足。
(33)
把明月献给一个雪地上的盲人好么,只有你的赐予抵达内心。他才能看得见。
(34)
你飞翔在一座城市的上空,看见城市里烟之魔,雾之怪,正吞噬着鲜花、建筑与道路,婴儿的第一声啼哭不再响亮,新娘们披着发黑的婚纱步入教堂,河水的鱼虾纷纷夭折。而歌唱的人,亦渐渐地失去嗓音。
(35)
一个刚学会说话的小孩装一只老虎,说:“看,我学老虎,吓你。”
他更可爱了。
(36)
为了一滴花蕊的露水在我残缺的等待里再次复活,我折断手臂,填补夜的伤口。
(37)
纵使你让我把苦难背负一生,我的灵魂依然直指北极;纵然这灾难象火山爆发毁灭我所有的家园。我依然要用双手捧起火山灰的余烬修砌一座新的天堂。
(38)
流浪者向他的母亲告别,说:“母亲,我要去远方,喂着一群洁白的鸽子。”
(39)
孩子,路过你的花园,路过你纯真的笑容,我忽然觉得,你闪亮的心,才是我心所归,你才是艺术的圣殿中,最真的塑像,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把笑容收一半,除非醉了,不敢高声歌唱,每天忙着为敌意挖掘陷阱的同时,也为自己准备好了不治之症。孩子,我要把慌乱的心绪从尘世的烟尘中抽回来,沉浸到你的花园。慢慢地接近你的心跳和呼吸,并为卖火柴的小女孩留住最后一根火柴。
(40)
竹枝在爱的星辰中拔节,铜箫锃亮了女神散花的湖泊,象一天柔丽的颂诗,象一汪流动的炉水,花瓣中的夜莺飞舞,刹那与永恒相遇。
一只雁说:“是雁,就飞到女神散花的南方”
一朵花说:“是花,就散入女神香凝的纤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41)
我独困在一条灰色的小巷深处,一座清冷的小层,寂寞太久了,我祈祷声音,比如敲门声,落叶声,或一只鸟啄破窗纸声,我把灯先打得狂亮,我把向晚的心跳压迫,但是没有人路过,只有我自己。
后来,我听到了女神的脚步声,源自我的内心。
(42)
她说她不愿再见到你,因为她在一个亲电之夜,失去了双臂。你莞尔一笑,温柔地说:”残缺了,就把残缺拼成另一颗撼人的太阳,也永远是最美的。”
(43)
我在海潮深处,把你的一缕圣光,编成碧玉;我在溶洞之顶,把你吐纳的一丝气息,凝成兰花;我在残雪之夜,把你的一丝笑意,发成枝上的花冠。
我的手指和思想,沉浸于你的馨香而生生不息。
(44)
我的生命是一片飘忽的羽毛,你曾将它细细梳理。
(45)
女神啊,最雄浑的音乐崛起于最贫瘠的大地,最明亮的火花闪动于最黑暗的深渊,我的使命就是把我的拙劣打磨成一根根锐利的银针。
(46)
女神,请赐予我一座属于我的小小的圣殿,这座圣殿中,我可以乞讨,可以威严,可以哭泣,可以呼喊,而失去这座圣殿的我,比死亡更接近死亡。
(47)
你总在疾病与饥饿之上,风暴与冰雪之上,举着饱满的火焰,映照路途上不归的我,为你跋山涉水,为你沐风栉雨,为你一次次将自己钉上燃烧的十字架。
(48)
小时候追寻你,我一遍遍地在沙滩上写着你的名字。
长大后追寻你。我一次次地将自己钉上十字架。
(49)
每一次你引领我进入无比幽深的溶洞,听头顶上千年的水珠加深着纯洁与幽静,象一架自然的钢琴终日奏着神圣的歌,我们陶醉了。
在洞中,你通体透明,如一盏点亮的粉红色的灯,照着我的欲望的珊瑚虫告别永恒的沉默,飞扬起粼粼的波光。
(50)
眺望着高高的山下,女神们在花丛与云头游览,她们是我死去的不幸的亲人,神们揭去了临终前绝望的黑暗,忘记了人间爱恨的丛林,她们修复了所有的皱纹,在甘露中蜕去了干涸与痛苦,她们自由自在地遨游,日月之间的线距浅浅消溶,她们的笑容让太阳都醉了。
在月色隐没,黑夜来临之时,只有你说:“我宁愿不要这样的自由,这样的幸福,神,请把我送回我的爱人小小的茅屋,只有在他呼吸的海潮中,才有我真正的飘舞”。于是你被点化,回到了让你死过一次的地方,回到了大地的怀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0:56 | 显示全部楼层
(51)
石榴花开的树下,你送给一个长长的吻,我的心哟,象榴花一样地火红了。
(52)
我航行在大海上,风平浪静的时日,总感到莫名的伤悲,我乞求你赐予我风暴与闪电。
(53)
一次次地出发,一次次的爱情被你破碎,爱情是一场永远无法还清的债,一个以生命的碎片为赌注的赌局。我将为你而执迷不悔。
(54)
大地上的灯光不多,我是最明亮的一盏,挂在遥远的河上,写我献给你的颂诗。
每一次在我刹那的冥思间,你飘然而过,在我灯先的圆晕上撒下七彩的花辨。
(55)
我是松林的次子。你是山泉的女儿。宁静的月光下,听彼此清悦的心跳,青苔上印着小鹿的脚印。一只丹顶鹤在月的清晖中,伸开仙贝似的羽毛,我们相对而坐,一直把明月送到露水的深处……
(56)
我想修砌一座灵魂的庄园,我变成一只盘旋于浪尖上的乌,一次次啄取每一滴海浪从岩缝问冲出的砂,慢慢地累积。累成一座属于人类的庄园。
(57)
你的沉默使我感到从来没有过的自卑,我想折磨自己,我狂热的奔跑,将自己的体能释放,从黑夜一直跑到旭日东升,在太阳的沐浴中,我象一个血液狂野的野兽,一个胡子中冒着浓烟的巨人,我忽然又想,这太阳不是你的回答么?
(58)
沉没了百世沧桑的海底,这一天竖起一道犀利的寒剑;花开花落的一座坟冢,这一天响起空绝的悲歌;杂草丛生的一道荒径,这一天腾起一簇赤色的火焰。这一天,死去的我在你吐香的红唇边复活。
(59)
我可否乘着明月的轻纱一缕,到遥远的银河与你相聚,我不怕气流中广阔的黑洞的诱惑,我不怕银河中星际的飓风,月光是一条圣洁的道路。
(60)
你的白鸽盘旋于我忧伤的风口,在如一汪清清池水的我的眼底,激起水晶般细细的碎玉,于是我编织成一道一道的花环。献给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1:22 | 显示全部楼层
(61)
我走到万家灯火的窗前,却象走入了月黑风高的茫茫戈壁。
我走到月黑风高的茫茫戈壁,就象走到万家灯火的窗前。
(62)
一座冰冷的谷底,走着一队被绑缚的奴隶,我在中间,脚底的鲜血染红带刺的荆棘,血管已被人注入黑色的毒液,沉重的锁链锁住思想与眼睛!
而在这冰冷的谷底,奴隶的我仍在直立着行走,你源源不绝的光明撒遍谷中,失明的我也能看见。
(63)
多少痴心的灵魂已经毁灭。多少深挖的陷井使大地伤痕累累,多少条酒的河流浮着多少游尸,多少没有人烟的地方,有我的脚印。
受你的神谕,碎石间我遍种春天的桃花雨,在与干涸的拼斗中,不惜殒身一击。
(64)
最后的搏斗者,赤裸着雄壮的身躯,把星星聚拢了,挂在辽阔的海面的礁石上,迎接逐次高涨的风暴!
他的眼睛望穿了一世的海,望穿了每一寸光明对黑暗的拜访,望见了你。
(65)
在我旅行的路上,常常会想起我的母亲,宁静的光辉,我能想出的再灿烂的语句,已逊于母亲一丝白发的蕴含,我能走的再崎岖的道路,已逊于母亲一双布鞋的厚度,我能漂泊的天高地远,不及母亲眼底一滴泪水的辽阔。
你会去拜访我的母亲,并向她说起我么。
(66)
你是一道纯钢的鞭子,鞭打我麻木的自尊。
你是一朵利刺的玫瑰,刺醒我自封的心跳。
当岁月的魔指一次次要将我点化为黑色的化石,你却一次次逼出我内心深处沸腾的岩浆。
(67)
中元的夜月,灰色的街衢,灰色的雕花门板。灰色的泪水,灰色的我的妹妹的纱巾,一簇簇的香火之后,一簇簇怯弱的灰烟。死去的人从天边海角走回来,领取他们旅行的盘缠,一张张灰色的网,在夜色中打捞尘世的泪水。
如果明年的今夜,我也是回家的人,你会为我点一簇竹叶烧出的星火么?今夜,回家的人想着灰色的死,想着青春的竹叶。
(68)
谁与你一起雕刻、创造。你坚持从人们最脆弱的灵魂谷底捧出丁香雨与子规的绝唱,你坚持修复着破碎的人们残缺的梦境。
今年三月,我的鞋上长满了台藓,仍坚持在你刹那的光芒来时,走向下一个雨季。
(69)
一滴落在沙漠中的雨水在沙丘里艰难地蠕动,一粒沙问:“你要去哪里?”雨水说:“我正向蔚蓝的大海奔走,百年后灿烂的五月的清晨,我的女神要在海边举行登基的大典。”
(70)
你的性灵深入到大地每一个角落,十几年前,我被抓进一所黑森森的监狱,许多人早已为我打制了锁链与绳索,横陈的钢筋编织着一个寒气逼人的“死”字,他们说,一只判刑的蚂蚁也逃不过高悬的绞刑架。就在我准备着死亡的收领时,刽子手的女儿给我送来了晚餐和一串明亮的音符,她用好奇的眼睛看着我,她唱着无心的歌儿,象初恋的枝头上的小鸟,象山谷里带露的野百合。她带给我的内心一片椰风习习的海洋。海水日日拍打着我的心岸,我竟一天一天远离着死亡。
这座监狱倒塌于一个春天的傍晚,你带着自由与爱情沿着无涯的天际飞行。我从废墟中走出来,唱着她唱的无心的歌儿,像沐浴于一滴滴生命的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71)
我能把我的心放在何处,放在最高的山顶上,邢朵白云里;放在最清的泉水里,那颗鹅卵石上;放在最长的柳枝,那枚蝴蝶的翅膀上。
我把我的心情说给自己听,忽然觉得,这一切又是多么露眼,白云飘过你的小窗前,会落下小雨,你走到泉边梳妆,会看到那石块,而蝴蝶飞到你的头上,你就看到了我。
(72)
你在千里之外轻轻地喊我一声,我就会乘着晚风的翅膀,回到你的身边,你只要轻轻地叫一声,你细密的声音就能浸透如绸的夜,你化为幢憬。
我总是在山脚下的一问草屋过夜,早早地熄去灯烛,无论存在或是幻想,你来自我,我去向于你。
(73)
我等待奇迹出现,象一颗慧星从山南滑过,然后被山坡上的人家互相谈论或赞美。我在山岩旁等待,滴滴的水声一如时间的分分秒秒。我总是抱着失望进入梦乡。
在梦中,你对我说:“早晨你到人们的中间去打水,跟他们唱着山歌,中午你到稻田里和人们一起收割麦子,用黑布擦汗、晚上你和人们一起在星空下入梦,编自己的故事,其实,扼守生活的本身。比奇迹的光芒更加闪耀。”
醒来时,我发现我已被人们抛弃,你增添了我的迷惘。
(74)
我害怕这样的热情.我总栖身于你居住的山巅,你给我送来歌声时,我感到我贫穷的双手难以承受。
山鹰展翅飞翔的日子,布满蓝天和旷野,当夜晚来临,我们栖息在何处呢?比峡谷更深的地方,你的歌声燃烧着.象红日一样温暖。
内心的最深处在黑夜时分,我们欢乐地围着篝火舞蹈,我们善良而友好地不分你我。
(75)
在杂乱的人群中,恐惧、畏缩、流连,或者为着一种存在而放弃自由。
我渴望一种聚会、交流和温馨。
但我居住的大地遍布庙宇、陌生和寂静。你隐去爱唱歌的喉咙。噎着泪水,你隐去爱笑爱哭的脸.一味地象一束无风海棠,你隐去热爱鲜花的双手,为邪恶祷告。
有一天我想鄙视你的时候,我看见你正站在一个大风的路口,含泪凝眸于高高的院墙上几茎红花草。
我不能放弃为你写诗,在诗中,我们在星空下静听流水的声音,我们在流水边静谧地聚会。
(76)
你不知道的,我已远离了一座陌生的城市,到遥远的村庄里居住,我在一间布满灵位的屋子中居住,我的沉默比夜半穿过篱笆的风还要清冷,但我对邻居们说,我看见了自由。
你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是我不知道的,我看见你披着一袭黑衫,在村口的坡地上停下,然后进入小村,夜幕降临,我不知道你给小村带来了什么,或是要带走什么。
天色冥冥初开时,残缺的月亮还挂在天边,村里人围着你的车和余下的一袭黑衫,说,他们看见有人飞上了天空,看东边那块微红色的朝霞,就是她的玉背。
我凝望着那道红润的霞,默默地流泪,流泪的我却没有翅膀。
从此,这个小村就多了一个石匠,他把你飞天的背影雕刻在自己的坟墓上。
(77)
我早早地挽着疲倦的心入梦,远离使我伤心的灯火,去梦里的山中,采撷花朵,并在白鹭翻飞的水边与你相遇。
我说:“我不知道生活将把我送到哪里,我又将怎样开始生活,最后,我就在你的水边,做一只红帆船,把忧郁和不快乐都编成阳光中闪烁的浪花。”
但你拒绝了我,白昼来临的时候,你就关闭了所有的声音。使我再次独行。
(78)
没有一片土地留下过我的真情,我不知道,该如何以播种者的姿势去播种,以收获者的品质去收获,我拥有的土地,生长渐去,残余的只有褐色的失望。
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我该把自己无多的真情如何奉献。我盲目而孤独地生活,爱的纯洁紧紧缠住了我的心。
“当你看见我时,你已经老了。或已经化成了一杯红土”,你托一只白鸽捎给我信函,是在一个早晨。
(79)
把什么叠成船只,山峰和一只白鸽。
灰尘布满我的空间,林子里灰色的光华迷蒙,我的心情像腊月的一个黄昏。
你不用告诉我挣脱磨难的方法,夜太深,心情太沉重,我害怕你的眼睛。
那些由爱换取的伤口,你看得见么。
(80)
每天,我都挣脱着出门、远走,我没有目的,但我的心却深深地扎入未来的空间。
失败是什么,成功又是何物。诗,能将我轻易击伤,但我又是容易兴奋的那一种人,像你的身边那条流归恒永的河流。
漂流中,不知名的石头随着我,晚霞的天空和粗厉的暴雨随着我,只要你随着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1 10: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81)
不要试着去拯救谁。当雷电劈倒一颗红松时,我看见你站在纤窗前轻轻地抽泣,这棵红松的前身,是你驯养的一只白鸽,他在你的房子里愈合了伤口。当你在七月的早晨放飞它时,它就在你窗前的山坡上,化作一株美丽的红松,在夜晚为你唱歌。
你奔到雨中。将劈倒的枝坷捡回家中,想,它再能变成一只鸽子吗?
(82)
归于自由的诗,归于旷野的风,没有家的人。
你在山背后送来琵琶声声。而你在哪一座山的背后呢?
有一天,在桃花的园子里,我已打开柴门,你却已去了很深很深的山中。
我肩上的一只鸟儿告诉我,如果见到你,它将会死去,这只鸟儿长着绿茸茸的羽毛,诗一般的质地。
你相信么?
(83)
夜晚,你在山村中入睡,遁入朦朦花树的根须。
早晨,你在高高的远山,融入一朵流云。
你赤身露体,晶莹如一滴露珠。
(84)
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去生活,是否死去,静静地死去,尘世间的想念忘却,到一个永不被惊醒的梦里,和你在一起。今夜我的恍惚之中,你在一簇岩石的中央,独开一朵硕大的红莲,我说:“我能住在那里吗?”你只是一笑。
脱离稻谷也脱离饥饿,在梦里小心地展开一朵红莲,莲心聚汇着我最终的虔城。
(85)
在我们长长的行走的队伍中,你总是走得最慢,在最后,他们对我评论着路上的花和树木,我回答得很无心,我只在乎你对这些花木的一个眼神,这一切评论都得到了答案。
就象霜月的某一天,在那狭窄的石洞里,你总在角落数着顶上的水滴,一些人在计算着自己的时运、财富和用途,而我只流连于又一滴水珠滴落在你的手心。
(86)
你是不是降临在我的村庄上空的一个神灵,没有位置,却与飘溢的歌声在一起。
把欢乐和舞蹈送给人们,当荒芜的土地冉冉升起金灿灿的麦浪,我吹一支麦笛回送与你。
你总是莞尔一笑,而那小小的麦笛的声音,被你送到了很远很远,遍布点点的村庄。
(87)
天涯的边缘,一串碰杯的声音碎了沧桑的心的内核,我吐出一串串痴情的野蔷薇,铺成人生的墓床,天涯边静静的我的微笑缀在天风的翅膀。
最后的一杯毒酒,我叫她女神。
(88)
我是一尾游戈于大海中的美人鱼,我知道,居住在渔夫的石屋里的我的女神,你喜欢透过那石头的窗棂最早地看到日出,看到波涛中我蓝色的舞蹈。
而今海水一片浑浊,我的身体一片灰黑,美丽逝去之后,我害怕再一次浮上阳光的海面,我更害怕你失望的眼光,你知道么?
(89)
我的手,可以成为地球的轴心,因为我的思想,飘在宇宙。
(90)
也许有一天,惨白,没有血色的人类可以象一个地球上曾经消逝的物种那样消逝,陆地沉沦,海底耸起,带出一个新的物种。
而承受了人类全部智慧的你,会用下一个统领地球的物种的语言,讲述人类的历史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武穴信息网 ( 鄂ICP备08001667号-11 )

GMT+8, 2019-12-6 06:50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