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穴论坛

 找回密码
 中文注册
查看: 230|回复: 0

[原创] 关于爷爷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5 12: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中文注册

x
  
关于爷爷的故事            

文/幸存者/2019.3.5


        关于爷爷的故事和事迹,也只是这些年来从村里的老人,父亲,奶奶的口述中获得,从未有人记录过,我用这些残缺而又遥远的记忆,去拼凑爷爷的生活轨迹,试图还原出他当年的生活情景。

       爷爷1959年去世了,他一生娶过四位夫人,第一任,结婚没几年病故无子女,第二任,生了我大爷,二爷后也病逝,第三任,生了父亲一个人,在父亲三岁零八个月时又病逝了,时年25岁,再后来的第四任奶奶生了姑姑和细爷,享年八十有余。

        爷爷一生勤俭持家,省吃俭用,父亲受其影响深运,至今吃红薯不剥皮,他说小时候爷爷总是让孩子们先吃,自己捡孩子们剥下的红薯皮吃,生怕浪费一点粮食,吃饭没菜时,就化一碗盐水蘸着吃,豇豆都是一截做两口吃,酱也只用一个筷子头去蘸着吃,他长期保持着这种简朴的生活方式,然后攒了下一些钱。

        爷爷那时还算有点经济头脑,他把攒下的钱买了十几亩土地,以出租和顾人耕种的方式养家糊口,日子过得红红火火,如果他生在当代,评选劳模非他莫属,但生不时,在那个年代被划成地主,听村里的老人说,根据当时的界定标准,他还不够地主资格,但当时的政策是地主的财产是要没收,上缴的,然后平分给穷人,如果那个村里没有地主,穷人什么也分不到,穷人也就白开心一场,  当时就有人捏造事实,说我家土地不多,家里藏有金银之类的财物,足够划成地主的标准,于是地主的帽子就扣实了。

        接下来就是隔三差五的开批斗会,头戴尖帽,游村走巷,批斗会都是村干部指使那些地痞流氓在实施,他们也不怕得罪人,赤脖上阵,将反捆着手的爷爷压上批斗台,将其按跪在地上,用一条长凳压在小腿上,长凳两头站两个人,使劲往下踩,逼他交出那子乌虚有的财物,如果有可能也交了,没有拿什么交呢,在一番严刑逼供无果后,黔驴技穷的他们只得松绑放人,筹划着下次用什么歪招。

        松绑后,爷爷的手脚还未恢复血色,便拖着沉重脚步往家的方向跛去,没走多远,看到路边有一堆牛粪,还在惊魂未定时的他,搓了搓手臂上尚未消退的索痕,顺手摘了一片荷叶,把牛粪包好往地里送,那时肥料很少,更没有现在的化学肥,在那样暗无天日的岁月里,他依然坚持着自己的优良品格,可见爷爷的内心是多么强大,不管遭遇怎样的挫折,就一种信念,活下去,孩子还小,必须活下去,一定要把他们扶养成人,也许以后会儿孙满堂,也许以后会有天伦之乐,也许就是靠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他。 古人云,慷慨赴死易,忍辱负重难,这句话在爷爷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当时也有些人受不了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选择了自尽,可我爷爷对未来还抱有幻想,对生活还充满希望,大不了从头再来。

       那时的阶级斗争也时常发生,村里的某些穷人,曾经在爷爷手里借过粮,渡过命,有的付过息,有个别人太穷,连本都没让还,这让付过息的那些人觉得不公平,一直怀恨在心,心想着现在划成地主了,又没人权,把人逼死粮食也不用还了,就说他是资本家放高利贷剥削他们,欲加之罪。

       那时的村官都是穷人子弟当,地主的子弟不让上学,不让当兵,生意也不让做,只有务农,别无选择,那时有个村干部没文化,牛大的字不认识一
个,就雕一枚印章代签字,不管什么批条,都要找干部签字,村干部又不识字,也不知道内容,只听送批者口述,便拿出印章盖上。那时候人老实,不敢胡来,但也有人利用此事陷害爷爷,让他去育红薯苗。爷爷借故说不会育苗,知道育苗是件风险很大的事,但那个人说村干部都批了,指定让你来干,爷爷无奈,只得遵命,就开始松土育苗了。培育红薯苗是不能用农家肥的,这都是农民的常识,有天夜里爷爷发现那个人在往苗地里泼粪,我爷爷当场指责他,但身份不对等,爷爷的话不起作用,那人泼完粪就走了,那一夜爷爷久久不能入眠,知道那人要害他,知道大祸临头了,果不其然,第二天太阳一晒,红薯苗都焉了,没几天全部枯萎腐烂了,     当时也没有视频录音,没有任何证据,结果那人反咬一口说: 是我爷爷对现状不满故意沷的粪,爷爷的身份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最后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次日开始预算损失,村里以那些腐烂的苗能种多少地,多少地能产多少薯,多少薯能卖多少钱,算出一个天文数字。

      那时家里以前的财产是被没收过,只有从那以后重新添置了些锅碗瓢盆和一些农具,根本没什么可赔的,但是他们不甘心,再一次抄了我的家,没收了所有财产,但那远远不够,并欠下了巨债,爷爷再次看到家徒四壁,心中五味杂陈,曾经希望的火苗彻底熄灭,从此一病不起,次年留下孤儿寡母,含恨与世长辞,连一个孙子都没见到,爷爷就这样勿勿的走完了他悲惨的一生。

作者本名:桂国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武穴信息网 ( 鄂ICP备08001667号-11 )

GMT+8, 2019-12-6 05:58 , Processed in 0.171600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